? 卷六 奏雅 七十、儿女忽成行-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七十、儿女忽成行

卷六 奏雅 七十、儿女忽成行2017-11-15 15:12:20Ctrl+D 收藏本站

????七十儿女忽成行

????冀州别驾卢佑押送的进献朝廷的五百万钱八千匹绢六万斛麦于五月十九日抵达建康,皇帝司马昱大悦,北定中原已近两年,这是晋室朝廷第一次看到北伐的实惠,建康国库之空虚让司马昱捉襟见肘,台城宫殿年久失修,司马昱想要重建太极殿都难以筹资,其号称清心节检,实属拮据无奈,而龙亢桓氏借北伐功绩,大肆封赏宗族故旧,桓秘桓熙桓济桓石虔桓石秀皆雄镇一方,荆襄旧部如朱序竺瑶诸人皆任大郡太守,桓温现在更是九锡尊荣,正讽朝廷求王爵——

????闻知陈操之即将抵京,皇帝司马昱命王坦之陈尚与冀州别驾卢佑一道至白鹭洲码头迎接,王坦之为父守丧期满后,从西府回朝中任职,现已擢升为侍中,陈尚也已由七品殿中监升任六品侍御史——

????五月的白鹭洲码头,炎阳高照,气氛热烈,陈尚握着十六弟陈操之的手,眼含热泪,兄弟之情,感慨契阔,又与冉盛相见,笑道:“小盛年才及冠,就已是五品郡太守,愚兄是望尘莫及啊。”

????陈操之冉盛与侍中王坦之等人叙谈时,谢道韫和慕容钦忱先后上前向陈尚行礼,因慕容钦忱的特殊身份,陈尚倒没有因为慕容钦忱是妾侍而轻慢她,只是觉得十六弟这个鲜卑妾侍实在太美,不敢多看——

????已出任七品舍人的谢韶也至码头迎接,见到三个月大的陈菲予,甚喜,对谢道韫道:“三伯母天天念叨着阿姊呢,前些日请杜道首为阿姊卜算,杜道首说阿姊将育有一女二子,女为长,今日一见,果然应验!”

????一行数百人浩浩荡荡进城,建康百姓夹道欢迎,这个五年前初入都城时就已万人空巷的“江左卫玠”如今是镇守河北的大吏,在北伐中居功至伟,江东百姓对陈操之背水一战破敌大胜的奇迹津津乐道,而陈操之的族弟陈裕力斩鲜卑第一猛将悉罗腾的战功也让晋人欢欣鼓舞,若非北伐的军功,陈操之兄弟无论如何不能擢升如此之快,昔日的寒门陈氏,现在已是炙手可热的大族——

????到了秦淮河畔陈氏宅第前,王坦之对陈操之道:“皇帝因陈刺史久别归乡,今日就不予召见,以便陈刺史与家人团聚,共叙天伦之乐,明日辰时再入台城面君。”

????陈操之请王坦之入宅小坐,王坦之笑道:“今日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与子重共论儒学。”

????王坦之卢佑离去,谢韶则留下,此时,陈氏家仆已分列两队迎候在大门前,来福父子四人乐呵呵上前见礼,独臂荆奴也在,一下子跪在冉盛面前,欢喜得老泪纵横,冉盛赶紧将他搀起,主仆二人含泪低语——

????陈操之喜问:“来福,汝父子四人何时来建康的,荆奴竟也在此?”

????来福年过五十,头发已花白,满面堆笑道:“也是月初才到的,小郎君快请进,快请进——”

????陈操之迈步进了大门,却见大门与门厅之间的庭院空无一人,与大门前的热闹景象大异,不免有些奇怪,就算管事家仆都迎到大门外了,那些婢女怎么一个也不见?

????就在这时,只见门厅内手牵手走出两个幼童,一个穿着粉白衣裳,一个穿着粉红衣裳,二童前发齐眉后发垂肩,都是两三岁的样子,眉目亦颇为相似,只是粉白衣裳的幼童身量略高一些——

????两个幼童努力跨过半尺高的门槛,然后立定在廊上,两双黑如点漆的眼睛一齐盯着陈操之看,午后阳光斜照,两个幼童粉雕玉琢,眉目如画,可爱至极——

????陈操之心猛地一颤,这是他的孩儿,伯真和芳予,都这么大了,个头有三尺多高了,走路也稳当得很,而他这个做爹爹的直至今日才回来看这对小兄妹,虽说孩儿有其娘亲和家人爱护着,但他这个做爹爹的心里能无愧疚吗?

????陈操之明白了,方才来福说他们是月初来建康的,想必是知道他近期将从邺城归来面君,所以葳蕤她们就带着伯真小兄妹从钱唐赶来,以便尽早与他相见——

????陈操之怕惊到两个孩儿,慢慢走近,含泪又含笑道:“你们两个是伯真和芳予吗?让我猜猜,哪个是伯真,哪个是芳予?”

????两个小童默不作声看着陈操之走近,那个稍微矮小一些穿着粉红衣裳的小女孩儿轻声问身边的粉白衣裳的小童:“阿兄,这个是爹爹吗?”

????粉白衣裳的小童摇头道:“不象,帽子不象。”

????小兄妹二人便手拉着手退后一步,戒备地看着陈操之。

????陈操之在两个孩儿跟前蹲矮身子,看着那个身量略高的小童:“你是伯真,是不是?”

????粉白衣裳小童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陈操之,小嘴抿得紧紧的,不答话。

????陈操之一笑,又对那粉红衣裳的女孩儿道:“你是小芳予,我说得对吗?”

????粉红衣裳的小女童眼睛眨呀眨,奶声奶气地问:“你是谁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陈操之柔声道:“我是爹爹呀,我从很远的地方回来看你们了。”

????小女童摇了摇头,伸一根指头,指着陈操之脑袋道:“阿兄说你帽子不象爹爹。”

????陈操之摸了摸头上的漆纱笼冠,笑问:“那应该是什么样的帽子?”

????粉白衣裳小童看着陈操之的笼冠道:“高高的,比你这个帽子高。”

????两个小娃娃口齿都很清晰,可爱极了,陈操之忍不住伸臂将小兄妹二人揽在怀里,说道:“那爹爹等下就换上高高的帽子,好不好?”

????小女童觉得陈操之很可亲,而且容貌也的确与画上的爹爹相象,所以没有抗拒,但粉白衣裳的小男童坚定地认为这人不象爹爹,两只小手前撑,抵在陈操之胸前,不让陈操之抱他——

????“伯真,这是爹爹。”

????陆葳蕤从门厅一侧走出,身后是小婵,门厅里突然涌出了许多人,丁幼微润儿都在——

????小伯真听娘亲这么说,这下确定无疑了,小手臂慢慢软下来,不再抗拒。

????陆葳蕤和小婵也都蹲下身子,眼睛望着一别近三载的夫君,泪光盈盈,轻拍身前的孩儿,小婵说道:“伯真芳予,这是爹爹,叫爹爹,你们平日里不都常问起爹爹吗,现在爹爹回来了,快叫啊——”

????小芳予比较乖巧,受母亲小婵催促,便细声细气叫了一声:“爹爹。”

????小伯真有些害羞,摇着头不肯叫,忽然转身扑到陆葳蕤怀里,叫了一声:“娘亲——”

????陈操之分别拉了一下葳蕤和小婵的手,立起身来道:“不用催促,孩儿认生呢,等下就好了。”上前向嫂子丁幼微见礼,见立在嫂子身边的那个亭亭玉立的女郎,眉目酷似嫂子丁幼微,但气质稍异,嫂子丁幼微温婉娴静,然而眉目间总有抹不去的淡淡轻愁,而这个窈窕少女则青春靓丽,眼神活泼灵动,眉宇间更有智慧的光华——

????“润儿。”陈操之微笑着打量这个美丽少女。

????润儿也看着丑叔,施礼道:“丑叔终于回来了——”

????这时,冉盛黄小统等人进来了,向丁幼微陆葳蕤见礼,冉盛昨日将虬髯剃去,在辽西,他是睥睨生威的太守胡夷闻风丧胆的猛将,在陈宅,他却手足无措,尤其是在美丽的润儿面前。

????谢道韫进来了,侍婢因风抱着小菲予,丁幼微陆葳蕤小婵润儿赶紧上去看小菲予,一时间欢声笑语盈耳。

????谢道韫问陈操之:“陈郎,小伯真小芳予认爹爹了没有?”

????陈操之笑道:“伯真说我帽子不象。”

????谢道韫抬眼看着陈操之的漆纱笼冠,忍俊不禁笑道:“我知道了,我画的两幅你的画像,一幅头戴纶巾,一幅戴漆纱冠,江左的这种笼冠比河北的笼冠高许多,伯真很认真啊——”

????“陈郎君,高帽来了。”

????短锄气喘吁吁赶来,递上一顶黑漆细纱高冠,陈操之换上漆纱高冠,然后对分别抱在陆葳蕤和小婵怀里的小兄妹道:“伯真芳予,现在是不是爹爹?”

????小芳予快活地叫了一声:“爹爹。”

????小伯真还端详了片刻,这才小脸红扑扑地叫了一声:“爹爹。”

????陈操之的喜悦无与伦比,说道:“伯真谨慎啊。”

????众人皆笑。

????润儿这时过来提醒道:“丑叔,你看那边——”

????陈操之一看,慕容钦忱与萨奴儿还有几个原永寿殿的宫人悄然立在一边,有点隔隔不入的样子。

????润儿道:“丑叔,这就是那个清河公主吗,真美啊,眼眸象宝石一般。”

????谢道韫对丁幼微道:“嫂嫂,钦钦已有四个月身孕。”

????丁幼微最是温柔,见慕容钦忱有些畏怯的样子,心生怜惜,便走了过去,含笑道:“钦钦安好。”

????陈操之在一边道:“钦钦,这是嫂子。”

????慕容钦忱早知陈操之的嫂子贤惠,陈操之非常敬重这个嫂子,这时见丁幼微先向她问好,大为感动,就要拜倒行礼,丁幼微扶住道:“不要多礼,你远路辛苦,还是重身人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