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八、中秋夜的酒-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八、中秋夜的酒

卷六 奏雅 六十八、中秋夜的酒2017-11-15 15:12:17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八中秋夜的酒

????八月十四,虎威将军辽西太守冉盛带着百人骑卫从两千里外的辽西郡长驱至邺城,拜见阿兄陈操之和嫂子谢道韫,冉盛满面虬髯,雄壮威武,顾盼之间,不怒自威,已有雄镇一方的大将气度——

????冉盛恭喜阿兄陈操之喜得贵子和娇女,他这次从辽西带来了北珠百颗高句丽百年人参二十株紫貂皮二十件,作为送给陈伯真陈芳予兄妹的礼物,还有一对名种的牡牝小马驹要过几日才会送至邺城——

????陈操之先询问冉盛治理辽西的情况,然后取家书给冉盛看,这是黄小统月初从钱唐返回带来的新家书,族长陈咸和嫂子丁幼微还有润儿写给陈操之的书信中都提到了冉盛,夸赞冉盛勇猛善战,为国立功,为家族争光,冉盛览信甚喜,又看了润儿画的二婴俯趴图,赞叹道:“润儿小娘子画得真好——”胸中一口长气,缓缓吐出。

????冉盛又向嫂子谢道韫细问陈家坞近况,得知族中兴旺荆叔亦康健,极是欣慰,又对陈操之道:“阿兄,高侍中说要我适时回建康觐见皇帝,不知今年能否成行?阿兄又何时回江东?”

????陈操之道:“你谢氏嫂子也有了身孕,而且冀州大检籍尚未结束,所以我准备明年四月间启程回江东。”

????冉盛赶紧向阿兄阿嫂道喜,说道:“那我明年四月前赶到邺城,与阿兄一道回去。”

????陈操之道:“甚好,你今年也二十岁了,荆叔托嘱我为你择一好女子为妻,看看明年就把婚事办了。”

????冉盛支吾道:“阿兄,此事不急,我独自一人过惯了。”

????陈操之笑道:“你都二十岁了,如何还不急,宗之十六岁润儿十四岁,都应该要考虑婚姻了。”

????冉盛低下头去,默不作声。

????……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陈操之在刺史衙门宴请僚属,傍晚时回到冰井台与冉盛饮酒食瓜果共庆佳节,谢道韫出来小坐了一会便进去了,慕容钦忱没有现身,昨日隔帘向冉盛施了一礼,冉盛答礼很勉强,慕容钦忱对陈操之这个族弟有些畏惧,据说此人不知何故极为痛恨鲜卑人,让慕容钦忱颇为欣慰的是,凤凰慕容冲已投奔夫余国主,有了安身之处——

????陈操之与冉盛坐于庭下对饮,明月当空,夜色沉沉,风中带来铜雀苑中桂花树的芬芳,陈操之难得这般悠闲,与冉盛一边饮酒,一边闲话,先是说宣光殿藏金之事,再说到故乡往事,酒入愁肠,倍及思乡——

????冉盛今夜是开怀痛饮,陈操之亦不之禁,酒到酣畅处,忧从心底起,冉盛忽然放下酒盏,命侍者暂退,然后长跪道:“阿兄,冉盛有一言,虽知不当讲,但郁结心中已有数载,今日借着酒劲斗胆向阿兄陈说,先要请阿兄宽恕——”

????陈操之见冉盛虽然喷着酒气,但言语清晰,并非酒后要胡言乱语,便道:“你我虽非血裔兄弟,但情同手足,我岂会因言语而责怪你,说吧。”

????冉盛钢牙一咬,嘣出几个字:“阿兄,我喜欢润儿。”

????一时间,明月高悬,庭院无声,一切都静止了似的——

????冉盛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一身的酒气化作一身冷汗,湿透了背脊衣衫,低着头,等着阿兄陈操之的呵斥——

????陈操之的震惊可想而知,不过他细一想,这又并非很突兀的事,冉盛是润儿教他识字启蒙的,以润儿是敬爱有加,润儿逐渐长大,美丽可爱,冉盛喜欢润儿并不稀奇,但是——

????陈操之开口道:“小盛,我不会因这事责怪你,但你想要娶润儿很难,我当然清楚你的真实名姓,但我四伯父不知道嫂子不知道润儿也不知道,她们都把你当作是我陈氏的远房子弟,就算我为你向她们解说,但你还是无法恢复你的本姓,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整个家族的事。”

????冉盛俯首跪坐,双拳拄地,眼泪一滴滴掉落,说道:“冉盛是个不孝子,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摆脱自己的宿命,但我实在是喜欢润儿,若阿兄肯让润儿嫁我,我愿辞去官职,与润儿隐居,我若敢忤润儿半点心意,教我天打雷劈!”

????陈操之深知冉盛的性子,冉盛是言必信行必果的,冉盛为了润儿愿意辞官退隐,这是当初他陈操之为陆葳蕤都不能做到的,当然,陈操之是相信他一定能三媒六聘娶陆葳蕤过门,冉盛显然没有那样的自信,因为娶润儿的的困难远远超过当初陈操之娶陆葳蕤——

????陈操之轻叹一声,说道:“小盛,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最主要的是润儿,你喜欢润儿,但润儿喜欢你吗?这已不是父母媒妁能定的婚姻,必须男女双方都有这样的心,你愿意归隐,但润儿愿意与你归隐吗?”

????冉盛摇着头道:“润儿是不是喜欢我我不知道,只是我是真的喜欢润儿,我肯为她做任何事——”

????陈操之感觉到危险的苗头,冉盛的情感狂热炽烈,若不能妥加引导,恐怕会导致难以控制的不良后果,沉默了一会,问道:“小盛,你愿意润儿过得好吗?”

????冉盛应声道:“那是当然。”

????陈操之道:“那你就应该考虑润儿的感受,明年我二人回钱唐,我同意你当面这样问润儿——”

????冉盛赶紧道:“阿兄,我不敢。”冉盛万军之中敢取敌上将人头,却不敢在润儿面前表白自己的心意,润儿是仙女,冉盛自惭形秽。

????陈操之道:“你可以先以书信表白。”

????冉盛苦着脸道:“我的字太丑,还是阿兄,阿兄帮我试探一下润儿的心意吧,若润儿肯,我赴汤蹈火都要娶到她,若润儿不肯——”

????说到这里,冉盛停顿了一下,声音低沉下来:“——若润儿不肯,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就回辽西去。”

????陈操之拍拍冉盛的肩膀:“这事我不能帮你问,我会安排一个机会让你自己问润儿,你要娶润儿,怎么能这么点勇气没有!”

????冉盛腰杆一挺,说道:“阿兄教训得是。”

????……

????这夜陈操之与谢道韫共宿,一边说冉盛的事,一边手掌探入谢道韫底裙,在她小腹上轻轻摩娑,谢道韫已有三个月身孕,小腹已微见隆起——

????谢道韫却无惊讶的表示,说道:“我是早瞧出来小盛喜欢润儿了,陈郎,既然小盛不是陈氏子弟,你当初让他认祖归宗做甚?”

????在谢道韫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陈操之便说了冉盛的真实身份,谢道韫惊诧道:“原来如此,那小盛要娶润儿可真是千难万难。”

????陈操之道:“陈裕陈子盛现在已是名闻天下,很难再给他另外安排一个身份。”

????谢道韫“嗯”了一声:“是啊,若小盛突然不姓陈,改姓别的了,然后娶润儿,这岂不是大笑话,朝野必非议蜂起,对钱唐陈氏的声誉损害极大,不过若润儿真的喜欢冉盛,那陈郎你怎么办?你愿意小盛娶润儿?”

????陈操之道:“若润儿象她的丑叔母爱丑叔那般爱冉盛,那我愿意成全,可以让他二人避居海外。”

????谢道韫一笑,手按在陈操之抚摩她小腹的手背上,说道:“润儿与小盛在一起时还年幼,这两年小盛又从军在外,哪里能有誓与偕老之死靡它的感情!不过润儿不是俗女子,她有奇思妙想,做出让我们大吃一惊的决定也很难说哦。”

????陈操之笑道:“阿元知否?润儿最佩服的是你,敢男装出外求学出仕。”

????谢道韫含笑没有答话,心里道:“那是因为我遇到了你。”

????……

????冀州大检籍于九月中旬结束,陈操之主持的此次检籍雷厉风行,世家大族无敢藏惹,出户四万余口二十万,这些都是冀州诸郡大地主私下收容的未有合法家籍的流民,此次被迫缴出,虽有怨怼,但也勉强能接受,因为陈操之擢拔了不少世家大族子弟为官,而且政治清明,税负亦略减——

????而陈操之虽然消减了一些赋税,但因为得到了大批鲜卑贵族的庄园土地,此次检籍又新增了近二十万可供服役纳税之民,官府所有的庄园土地就可以租赁出去耕种,到明年就有大量赋税收入,而晋室朝廷尚未定下河北诸州要上缴的赋税,所以说至少有一年的冀州全部赋税是陈操之可以随意支配的——

????十二月初,从江东传来消息,桓温正式受九锡,虎贲大辂,剑履上殿,参拜不名,陈操之心知桓温下一步的计划就威迫朝廷封他为楚王,桓温篡位的步伐越来越紧迫了——

????同时传来的消息还有,原荆州刺史桓豁病故豫州刺史袁真病故,袁真之子袁瑾被召赴建康任散骑常侍,豫州刺史一职由桓熙接任——

????秦主苻坚依王猛之计,派遣阳平公苻融赴建康,再与大晋议和,苻坚表示愿意去除皇帝尊号,只称秦王——

????桓温因身体欠佳,已无北伐关陇的谋划,也不愿让陈操之或者其他人建此大功,所以力主与秦媾和,和议遂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