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六十三、家书抵万金-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六十三、家书抵万金

卷六 奏雅 六十三、家书抵万金2017-11-15 15:12:11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三家书抵万金

????凉州张天锡,少有文才,流誉远近,虽居甘凉,却有江东名士的习气,喜清谈,善雅言,注重容止风仪,两年前自立为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之后,骄奢淫逸,游玩饮宴,荒于酒色,不亲政务,对于僚属的进谏,张天锡振振有词道:“吾非好游玩,每游必有得焉,观朝荣,则敬才秀之士;玩芝兰,则爱德行之臣;睹松竹,则思贞操之贤;临清流,则贵廉洁之行;览蔓草,则贱贪秽之吏;逢飚风,则恶凶狡之徒。若引而申之,触类而长之,庶无遗漏矣。”是个善能文过饰非之辈——

????年初张天锡又废世子大怀另立宠妾焦氏之子大豫为世子,人情怨愤,闻王猛督杨安姚苌等十将率步骑六万来攻,张天锡却洋洋不惧,说道:“我料秦军不出旬月必退,桓温将攻长安,苻永固自顾不暇,有何能力攻我!且河西天险,百年无虞,若悉聚境内精兵,右招西域,北引匈奴,以拒氐秦,焉知不能大捷!”命军士坚守姑臧金昌大城,以待王猛自退,一面遣使往荆州向桓豁求援,自以为万无一失,每日荒淫依旧——

????九月初,王猛命姚苌攻剑岐,剑岐诸羌部落原属姚苌之父姚弋仲,诸羌部落大人闻姚苌至,皆降,王猛遂克略阳下缠缩城,进逼清塞,张天锡遣司兵赵充哲率步骑三万与秦兵战于洪池,大败,赵充哲战死,金昌城危急,张天锡终于坐不住了,亲领步骑五万援金昌城,十月十九日于王猛大军战于赤岸,又败,而金昌城内守军叛变,张天锡无法入城,只得领万余骑还奔姑臧,孟冬甲午日,秦军至姑臧,围城十日,张天锡自度不能守,乃素车白马面缚舆梓,降于王猛军门,王猛释缚焚梓,妥为安抚,送于长安,于是凉州郡县悉降于秦——

????荆州刺史右将军桓豁初闻秦军将大举攻掠荆襄,已命将士严加守备,但随后得知陈操之在渑池大败秦军,乃知秦军不敢南侵,九月闻秦攻凉州,此时桓豁却身染沉疴,不能领兵前去救张天锡,只命荆州督护桓罴游军沔汉,为凉州声援,又命水军将领刘波泛舟淮泗,欲牵制秦军,同时传檄河南的袁真高柔桓伊,约其举兵逼近潼关,想要逼迫王猛从凉州撤军,但荆州相对长安来说离凉州更远,张天锡也实在不得民心,十一月初就有张天锡兵败降秦的消息传出,其实这是王猛的虚张声势,那时秦军正与凉州兵战于河西赤岸——

????桓豁闻凉州败没,遂命诸处皆罢兵自守。

????苻坚得到王猛的捷报,心始定,而此时,陈操之克晋阳的消息也传至长安,晋人尽占燕境已成定局——

????……

????腊月十五,桓温在邺城宴请汉民父老,清河崔氏的崔潜河东薛氏的薛强荥阳郑氏的郑颢范阳卢氏的卢全太原王氏留在北地的分支王汝,以及其他一些声名显赫的大族名士皆应邀与会,桓温病足,不能与诸人久谈,都是陈操之周旋应酬,桓温为示恩义拉拢北地汉人大族,将表奏崔潜为齐郡太守薛强为魏郡太守,郑颢为荥阳太守卢全为范阳太守王汝为上党太守,其余郡县守令长,皆择汉人贤者而授之,陈操之为冀州刺史桓石虔为并州刺史田洛为幽州刺史诸葛侃为青州刺史,至于原先的鲜卑贵族长吏,绝大部分随同慕容暐去了建康,陈操之向桓温建议,选拔鲜卑族中次等贵族里的贤达之士作为州郡的佐吏,这样可以安抚燕境中的鲜卑诸胡,桓温允了——

????燕境初定,桓温归心似箭,不愿在河北过年,腊月十七离开邺城,渡河到荥阳过年,然后正月初二便率众南行,随行的有三万晋军和两万鲜卑匈奴战俘,这些战俘都将分赐给北伐有功将士为奴,彼时江东地广人稀,甚缺劳力,这些胡奴各各分散,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作乱,与江东女子婚配,两代之后,就会忘了他们祖先是胡人而彻底融入汉族血脉——

????……

????腊月十七,陈操之送桓温一行过了漳水,傍晚时回到邺城,不禁仰天舒了一口长气,桓温走了,邺城唯他独大,这种感觉似乎很不错,难怪桓温一心想篡位——

????陈操之自哂一笑,回冰井台寓所用罢晚餐,便带了一队亲卫,慕容钦忱和萨奴儿也跟着,要夜入邺宫,依旧是从从铜雀苑进去,这偌大的燕国皇宫故园,因无人料理,荒芜得极快,被积雪压折的残枝到处都是,鹿皮靴踩上去“吱嘎”直响——

????来到永寿殿,陈操之命人燃起火炉,点上长信宫灯,已有三个月不见灯火的邺宫终于重现光明了。

????慕容钦忱一直打量着陈操之,这时附耳低声问:“夫君,莫非你想入主邺宫?”这就是问陈操之是不是想篡位为帝?慕容钦忱看出来了,桓温一走,陈操之习眉头尽展,神采不同往日——

????陈操之笑问:“钦钦以为如何?”

????慕容钦忱瞪大幽蓝明眸看着陈操之,半晌道:“左右都是你们汉人天下,夫君为人仁慈,能为燕境之主当然更好。”

????陈操之一笑:“这样,河北就无宁日,征战四起,我亦疲于奔命,钦钦愿意这样?”

????慕容钦忱问:“那夫君是何打算?”

????陈操之道:“别无打算,第一为自身和亲人家族考虑,第二是治理好冀州之地,让百姓安居乐业。”

????慕容钦忱问:“钦钦算不算夫君的亲人?”

????陈操之不答,却反问:“钦钦以为呢?”

????慕容钦忱嫣然一笑,说道:“算。”那一笑的风情,让见惯了她容貌的陈操之都有神驰目眩之感。

????慕容钦忱见陈操之有为她着迷的样子,很是欢喜,问:“那夫君今夜来永寿殿有何事?”想起三个月前,就是在这永寿殿,与陈操之有了鱼水之欢,莫非陈操之今夜又想重温往事?

????慕容钦忱脸红了起来,分外娇艳,却听陈操之问道:“上回听你说,这永寿殿的前身是宣光殿?”

????慕容钦忱道:“是啊,那老宫人是这么说的,当时宣光殿损毁不严重,重修了一下就改名为永寿殿了。”

????陈操之道:“我闻宣光殿地底有当年石虎埋下的黄金,钦钦可曾听闻?”

????“啊!”慕容钦忱幽蓝美眸睁得老大:“我住在这里六年了,从未听说。”

????陈操之一笑:“我亦是耳闻,不知真切,但肯定要好好勘探一番,有这批黄金可以经营很多大事。”

????这次跟随陈操之来永寿殿的二十名军士都是陈操之的忠诚亲卫,是陈操之从钱唐带出来的陈氏私兵,陈操之命他们各执火把在这座宫殿的里里外外仔细搜寻,不要放过地表的任何异常之处——

????军士们忙忙碌碌搜寻,陈操之与慕容钦忱披着貂皮大氅,立在寝殿外室长窗下,看着幽沉沉的后园,远处,金凤台的虹桥隐约可见,忽然飘起了雪花,这是今冬的第二场雪了,马上就要过年了。

????陈操之望着灯火透出窗外映照出白蝶飞舞一般的雪花,心驰万里,回到了遥远的陈家坞——

????正这时,忽听有人从铜雀苑踏着积雪枯枝向这边快步行来,陈操之墨眉一蹙,他方才严命宫苑守卫不得让其他人进入,何人如此大胆,竟敢不遵他的命令!

????“陈将军,陈将军,部曲督黄小统从江东归来复命,带回陈将军的家书——”

????陈操之一听,大喜,大步出殿,连声问:“黄小统在哪里?黄小统在哪里?”

????守卫答道:“未有将军命令,不敢放他入宫。”

????陈操之叮嘱了身边的一名亲卫队长几句,大步往原路赶回,慕容钦忱在后面追都追不上,心道:“夫君还是更牵挂他在江东的两位妻子呢,急着看家书连永寿殿的藏金都不顾了。”

????陈操之快步来到铜雀苑西门,等候在苑门外的黄小统与他身后的四名卫兵一齐拜倒在地,黄小统喜极而泣道:“小郎君,黄小统赶回来了!”

????陈操之将黄小统五人一一扶起,这五人都是风霜满面手足皲裂,邺城至钱唐,三个月零十三天往返近八千里,风霜雨雪,路途辛苦可想而知!

????黄小统解下背上的包袱,双手呈上道:“小郎君,这是老族长三郎君丁少主母和两位小主母写给小郎君的信,还有谢小主母和润儿小娘子画的两幅画——”

????家书抵万金,陈操之捧着一叠家书,心情激荡,身子都微微战栗,一边拆信一边问:“小统,族里诸事都好吧?”

????黄小统喜笑颜开道:“恭喜小郎君喜得贵子和娇女,陆小主母生了一个小小郎君小婵夫人生了一个小小娘子,都极为健壮可爱,我上月初一离开陈家坞时,小小郎君和小小娘子都会笑了,还咿哩哇啦说话,这是谢小主母和润儿小娘子为这一对宝宝画的像,小郎君请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