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四十三、白马祭天-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四十三、白马祭天

卷六 奏雅 四十三、白马祭天2017-11-15 15:11:43Ctrl+D 收藏本站

????四十三白马祭天

????晋帝司马昱咸安三年春正月二十一辛未日,大司马桓温率江州刺史兼领南中郎将桓冲司州刺史兼领安北将军桓熙,以及西府北府诸将齐集台城太极殿,请旨北伐——

????桓温上疏道:“臣违离宫省二十余载,毕奉戎务,役勤思苦,但顾以江汉艰难,不同曩日,而益梁新平,宁州始服,悬兵汉川,戍御弥广,加强蛮盘牙,势处上流,江湖悠远,当制命侯伯,自非望实重威,无以镇御遐外。臣知舍此之艰危,敢背之而无怨,愿奋臂投身造事中原者,实耻帝道皇居仄陋于东南,痛神华桑梓遂埋于戎狄。若凭宗庙之灵,则云彻席卷,呼吸荡清。如当假息游魂,则臣据河洛,亲临二寇,广宣皇灵,襟带秦赵,远不五载,大事必定。”

????皇帝司马昱诏命大司马桓温总领北伐诸军事,以牛酒犒军,即日誓师北伐,尚书令王彪之率百官祖道于白鹭洲码头,但见西府水军舳舻横江旌旗蔽日,桓温在姑孰的三万五千水军步骑倾巢而出,更从荆襄桓豁处征调楼船百艘水师八千以及江州刺史桓冲的一万五千步卒随同北征,而在广陵和京口,还有桓熙统领的六万北府军,龙亢桓氏的势力从荆州襄阳直至扬州广陵,贯穿了长江中下游,而且此次北伐也是桓温三次北伐中声势最盛的一次,前两次北伐出动的兵力都没有超过五万,此次则动用了荆州江州扬州共十余万兵力,更征调三州民夫二十万以备后勤漕运,可以说这次北伐是东晋尽倾江东之力了——

????晋室百官心里都清楚,待桓温立功河朔收取时望,班师还朝时必然向朝廷求九锡封王,待那时,晋祚休矣,王谢大族都不愿看到桓温篡位自立的结局,但北伐是民心所向,自庾亮殷浩以来,欲得盛名者必举北伐大旗,所以无论是皇帝司马昱,还是王谢名门,都不敢对北伐有半点非议,他们唯一能寄望的就是陈操之——

????陈操之十九日入建康时,谢道韫与顾恺之夫妇已先一日到达,谢道韫回陈宅东园,听三兄陈尚说其四叔父谢万病重,赶紧去乌衣巷探望,陈操之次日赶到也即去谢府,见尚不足五十岁的谢万已是病体支离卧床不起,京中名医皆诊断为胃腑石瘕,陈操之为谢万细心诊切后,也认为是石瘕,就是后世所称的癌症,胃癌,陈操之退出谢万卧室,对谢安谢道韫黯然道:“万石公之疾,即稚川先生在世,亦无能为也。”

????谢道韫原本抱着的一丝希望破灭了,含泪凝噎。

????谢安叹息一声:“修短随化,终期于尽。”

????乌衣巷谢府愁云笼罩,横塘陆府却是喜气洋洋,陆纳夫妇去年底就得到陆葳蕤派人送来的信,得知葳蕤有孕,陆纳夫妇大喜,这次陈操之来拜见时,便细问葳蕤近况,陈操之一一作答,陆夫人张文纨想着葳蕤又一次占了右夫人谢道韫的先,很是欣慰,对陆纳道:“陆郎,葳蕤已有近五个月身孕了,不堪远途颠簸,不能来建康,我三月间带着道辅启程去钱唐陪伴葳蕤如何?”

????陆纳允了。

????……

????就在桓温率军千舟齐发步骑并进之时,邺城的燕太后可足浑氏与太傅慕容评正密谋诛杀慕容垂,慕容垂也知道情势凶险,新年朝会时也未回邺城,一直留在黄河南岸的军事重镇巩县——

????慕容恪之子慕容楷和慕容垂的母舅兰建知道太后太傅诛慕容垂之意已决,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遣使密告慕容垂道:“先发制人,但除太傅评及乐安王臧,余无能为也。”

????慕容垂道:“骨肉相残而首乱于国,吾有死而也,不忍为也。”

????慕容垂与他叔父慕容翰性格甚为相似,慕容翰虽被兄长慕容皝疑忌,但宁愿出奔段辽和宇文部,也不肯兄弟相残,慕容翰最终是服毒而死——

????正月十一,慕容楷又遣使告叔父慕容垂:“内意已决,不可不早发,侄愿为内应。”

????慕容垂答复说:“若实在无法弥缝,吾宁避之于外,余非所议。”

????送走侄儿的信使,慕容垂忧心忡忡彻夜无眠。

????世子慕容令知道无法说服父亲诛除慕容评慕容臧,乃道:“主上幼冲,太傅嫉贤,一旦祸发,疾于骇机,大人既欲保族全身,不失大义,莫若逃之龙城,然后上表谢罪,以待主上明察,即便不得宽宥,则内抚燕代,外怀群夷,守险以自保,不失为保族全身的上策。”

????龙城是燕国故都,慕容恪慕容垂兄弟在那里素有威名,慕容令劝父亲奔龙城以自保,的确是目下最好的选择。

????慕容垂点头道:“只有这样了。”当即传命麾下将士,整装秣马,将发龙城,但巩县在河南,龙城远在塞外,要赴龙城,先要渡黄河,慕容垂所部尚未渡河,消息已泄,乐安王大司马慕容臧军令下,巩县诸将士一律不得擅动,又严命温县一带重兵布守,以防备慕容垂率兵袭击邺城——

????巩县的两万燕军,其家眷多在河北,闻知大司马军令下,纷纷亡叛,归附于河阴的慕容尘浚仪的慕容筑,生怕被慕容垂裹挟谋反,追随慕容垂左右的只须剩下不到三千军士——

????慕容垂仰天长叹道:“吾有国难投,有家难奔矣,太傅所嫉者吾一人耳,吾不如以死谢罪,汝等或可得保全!”就想抽刀自尽——

????慕容令赶忙劝阻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父亲岂不知此理!”

????慕容垂叹息道:“如此奈何?”

????慕容令道:“大人本欲保东都以自全,今不得渡河,谋败矣,江东桓温,人杰也,招延英才,大人不如往归之。”

????慕容垂踌躇道:“桓温肯纳我等?”

????慕容令道:“桓温有不臣之心,欲代晋自立,正需贤人辅佐,父亲威名素着,若肯南投,桓温必倒屣相迎,而且陈操之为桓温谋主,陈操之此人父亲是见过的,才识卓着,儿去年参加其婚礼,多蒙其礼遇,那陈操之对儿说了一些话,当时不觉得,现在想来,那陈操之言语大有深意,似乎对父亲今日困境早有所料,颇露招揽之意,实是神奇!”

????慕容垂冷“哼”一声道:“段思的信使来邺城离间,极有可能便是出于陈操之所谋。”

????慕容令对陈操之印象颇佳,而且此时除了南奔别无出路,为陈操之辩解道:“那信使到底是不是段思派来的尚不能确定,而且也不经审讯对质便被灭口,实为可疑,若是离间计,实在是拙劣过甚,谁会信?只有那些处心积虑要除父亲而后快的人才会信,这明显是太傅一党陷害父亲而设计的——”

????慕容垂不语,他也知道,就算没有段思信使之事,太后可足浑氏太傅慕容评也不会容他,早晚会另寻过错治他的罪,道:“罢了,今日之计,舍此安有他途!”

????这日,慕容楷与兰建知道难在邺城立足,率家人渡河,投奔慕容垂,慕容垂乃召集忠于他的将士,杀白马祭天,与从者盟。

????正月二十一,慕容垂携妻小段妃及四个儿子以及慕容楷兰建郎中令高弼率两千五百步骑奔洛阳,慕容评闻知慕容垂叛逃,命西平公慕容强率精骑三千渡河追击,慕容垂命世子慕容令断后,慕容令武勇不在乃父之下,率神箭手将追近的百余追骑一一射杀,慕容强忌惮慕容垂父子威名,不敢逼——

????洛阳守将沈劲去年六月曾得陈操之密信,陈操之请沈劲密切关注慕容垂动向,预言慕容垂会向江东投诚,沈劲不敢深信,慕容垂以燕国吴王之尊,位高权重,怎么可能会叛逃江东!但随着慕容恪病逝,慕容垂与燕国皇族的怨隙迅速凸显出来,一切皆如陈操之所料,正月二十四日,慕容垂率叛众抵达洛阳城下——

????沈劲稳健,见慕容垂人多势众,未敢放慕容垂入城,只是助以酒肉粮草,然后遣军士领路,让慕容垂往颖川投奔太守高柔,因为洛阳孤城兵少,若燕国大军掩至,实难抵挡。

????慕容垂也知沈劲言之有理,便未在洛阳停留,率众南奔颖川,此时驻守鲁阳的慕容尘浚仪的慕容筑河阴的慕容德,闻知慕容垂欲叛逃江东,更得太傅和大司马命令,便率轻骑来追,在梁县以东,慕容尘所部率先追至,慕容垂亲自断后,遥对慕容尘道:“吾被太傅所逼,不忍骨肉相残,乃避祸江东,汝何追之急!”

????慕容尘原是慕容垂部将,对慕容垂一向敬重有加,听慕容垂这么说,勒兵不追,慕容垂得以顺利来到颖川,颖川太守高柔迎接慕容垂父子入城,但慕容德慕容筑的两万步骑随后追至,包围颖川城——

????高柔已接到桓温军令,知道北伐大军已踏上征程,只要坚守十天半月,围城的慕容德慕容筑闻知徐州一线军情紧迫,自然会引兵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