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三十五、洞房花烛夜(上)-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三十五、洞房花烛夜(上)

卷六 奏雅 三十五、洞房花烛夜(上)2017-11-15 15:11:33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五洞房花烛夜(上)

????新月如美人眉,淡淡一抹在西边天际,广袤无垠的星空下,建康城如局秦淮河如带,河畔的陈氏宅第灯火辉煌,前院喧哗,后院静谧,东西双廊楼交汇处,以柳絮因风为首的谢府婢仆和以短锄簪花为首的陆府婢仆分据左右,静静等候,见陈操之一踏入内院,便一齐上前施礼,陆府这边的说道:“陈郎君,请登西楼。”谢府那边的说:“陈郎君,请登东楼。”声音整齐清脆,似是训练有素。

????双娶嘛肯定是要麻烦一点的,虽然陈操之对今夜洞房花烛的困境早有预料,但却没有事先想好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此等暧昧只有随机应变见机行事了,他长安邺城都去得,并且回旋从容,这东西双廊楼又不是龙潭虎穴,总能找到两全其美之途——

????陈宗之陈润儿还有其他几个陈氏孩童都立在陈操之身后看热闹,润儿的眼睛笑眯成月牙儿,神情兴味盎然——

????陈操之问柳絮短锄诸人:“是你们娘子让你们迎接我的?”

????柳絮机敏,说道:“这是婢子们对郎君的礼节,娘子未曾与闻。”柳絮把这事揽到自己头上,不能让道韫娘子担那争宠的名声,反正亲迎之夜,各为其主,没有人能怪罪她们这些下人。

????短锄也是这么说。

????陈操之道:“你们各自上楼去问问你们娘子,新郎在此,何去何从,由你们娘子定夺。”

????柳絮短锄皆笑,分头上楼去请示自家娘子,很快就回来了,二婢答复几乎是一样的:“我家娘子请郎君自行定夺,愿意东就东,愿意西就西。”

????陈操之额角微汗,考验啊,严酷的考验,这双娶真不是一般人消受得了的,两大门阀两位娇妻,要一视同仁持平公正两全其美皆大欢喜,难啊,太难了,操之操之,汝其勉哉!

????饶是陈操之多智,心里又不断激励自己,却还是一筹莫展,这时,他可爱的侄女为他出谋划策道:“丑叔,你可以问两个难题让两位丑叔母解答,谁答得对丑叔就上哪一楼。”

????柳絮因风首先赞成,道韫娘子才高傲世,岂是陆小娘子能及,比试这个,那道韫娘子胜定了——

????短锄簪花她们也不甘示弱,在她们眼里,葳蕤小娘子容貌既美,才华亦高,怕得谁来!

????陈操之失笑,润儿这个法子不大妥,对葳蕤和道韫有些不敬,尤其是答输了的会非常委屈,而且此法明显对葳蕤不公平,葳蕤素不以才学见长,好比鲜花不能和美玉比重量,但润儿提出的这个法子颠倒一下似乎就很可行——

????润儿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即改口道:“此法有些不妥,可改为由两位丑叔母出题,让我家丑叔解答,答对了就上哪一楼——”

????陈操之脸露笑意,这样的洞房花烛夜很有情趣和品味啊。

????柳絮心思转得快,问:“若陈郎君都答对了怎么办?”

????润儿笑嘻嘻道:“那就再出题,总有我丑叔答不上来的时候吧。”心想:“两位丑叔母肯定是出最容易的题让丑叔答,丑叔自然是对答如流,这下子一轮又一轮地出题答题,不知要答到什么时候哦,天亮了怎么办?这应该是丑叔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的难题了吧,嘻嘻,太好玩了,拭目以待哦。”

????短锄见陈操之认可这个办法,抢先道:“小婢这就去请我家小娘子出题——”,飞一般去了。

????柳絮因风二婢对视了一眼,没有动弹,心想就让陆小娘子先出题吧,她是左夫人呢,咱们这边讲究后发制人——

????短锄喘着气上到西双廊楼的二层,那些小丫头一个个问她:“短锄姐姐,陈郎君到咱们这边来了吗?”

????短锄没空答理她们,进到陆葳蕤的婚房,但见红烛高烧,铺陈华丽,陆葳蕤和先前一样,坐于小案前一动不动,听了短锄的话,陆葳蕤唇角一勾,无声而笑,心道:“真是难为陈郎了,还是我退让一步吧。”想着去年春月与陈郎就在这西楼就在这个房间,裸裎缠绵,随郎颠倒,倾身尽欢……

????陆葳蕤伸手轻抚右足踝,红丝绦的相思结正系在踝骨上方纤细处,那粒红痣隐约纹起——

????短锄见葳蕤小娘子含羞沉思,以为是想怎么出题呢,提醒道:“小娘子,出一个容易的题吧,就问‘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出于何典,如何?”

????陆葳蕤从旖旎往事中回过神来,春心微漾,听了短锄的提议,差点笑出声来,娇嗔道:“你当陈郎君是三岁孩童哪,出这样的题定让谢府的人笑话咱们。”

????短锄不爱读书,自幼只喜跟随陆葳蕤侍弄花草,闻言赧然道:“那就出一个稍微难点的题,陈郎君有才,肯定能答得上来。”又补充了一句:“可不要太难,万一陈郎君答不上来可就不妙了!”

????陆葳蕤微微一笑,没有答话,今日是她二十一岁寿辰,又是新婚吉时,她当然是非常想陈操之能与她共度良宵的,只是既然要与道韫姐姐共侍一夫,那当然要尽量为陈郎着想,今夜就成全陈郎和道韫姐姐吧——

????陆葳蕤想了想,命短锄开箱取那个鎏金九连环出来,道:“短锄,把这九连环拿去让陈郎君解,一刻时之内解开就可以了。”

????“啊!”短锄大吃一惊,这种九连环是闺中女子消遣的益智游戏,极为复杂,一刻时哪能解得开呢,这不是为难陈郎君吗!

????陆葳蕤见短锄迟疑,便道:“无妨,去吧,陈郎君知我心意。”

????短锄见陆葳蕤这般笃定,心想:“小娘子定然知道陈郎君善解九连环这才出这难题的,这样等下谢家娘子那边也不好意思出容易的题,说不定就把陈郎君难住了。”当即乐滋滋下楼去了。

????陈操之看到那个制作精巧的鎏金九连环就呆住了,这种九连环不知解法的人解几天都解不出来,即便是知道解法的,也每一道秩序都不能错,一错就得重来,据说有几百个步骤,一刻钟哪里够呢!

????陈操之曾读卓文君的《怨郎诗》有云:“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知道九连环在西汉时便已流传,是贵族妇女喜欢的一种游戏,但他此前却是没有见过九连环,只见过润儿早几年玩的五连环——

????一边的润儿也是剪水双瞳睁得老大,万万没有想到丑叔母陆氏会出这么难的题,一刻时之内根本无解啊,难道丑叔有办法?

????陈操之明白葳蕤的意思,这摆明了是要把他往东楼道韫那里推嘛。

????众女瞩目,悄悄无声。

????陈操之仔细打量手里的鎏金九连环,手微微一振,那套在如意形框架上的九个圆环就“叮当”作响,甚是清脆——

????陈操之摇动九连环听声响,那些陆府婢仆都替他着急,恨不得提醒他赶紧解连环,不料陈操之摇着玩了一会,说道:“我解不出来。”

????“啊!”短锄簪花等人顿时目瞪口呆,一个个愁眉苦脸起来。

????柳絮因风对视一眼,强掩喜意,柳絮道:“陈郎君,那该我家娘子出题了。”

????陈操之点点头,心里道:“出题吧,出难题吧,尽情地为难我吧。”

????柳絮上得东楼,喜孜孜地对谢道韫说了陈操之解不了九连环的事,现在只要道韫娘子出一个稍微容易些的题,陈郎君答上了,那就可与道韫娘子洞房花烛了——

????谢道韫斜飞的双眉微蹙,随即晕染双颊,她知道陆葳蕤这是在故意让她,可这种事怎么好让呢,她怎么好承受呢!

????谢道韫陷入沉思……

????内院入口处,短锄簪花等人不肯散去,陈操之没答出陆葳蕤的题,却是代表陆葳蕤的失败,这真是让短锄她们郁闷不甘心啊发,她们要看看谢家娘子出的什么题,若是容易的,她们定要讥笑一番出出气——

????过了好一会,柳絮来了,呈给陈操之一张藤角纸,说这是道韫娘子出的题,陈操之就着灯笼光一看,是道韫的清丽笔迹,写道:

????“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物几何?”

????柳絮补充道:“娘子说了,必须要有清晰的解法,单说一个答数可不行。”

????陈操之连连摇头,他已料到心高气傲的道韫是不肯受葳蕤承让的,道韫出的这个难题,若不要解法步骤,那么靠笨法子来凑,是可以解出来的,但要步骤解答,这似乎是后世高等数学的剩余定理,陈操之虽然有才,也努力肯学,但毕竟不是无所不知的全才,所以,谢道韫出的题他也解不了!

????这下子在场的陆谢婢仆全傻眼了,两个洞房这新郎都入不了!

????陈操之仰天长叹,说了声:“罢了,罢了,我回我的小楼睡觉去。”转身便走,他在东园南边有一座小小的藏书楼,书房寝室俱在——

????润儿一看不妙,丑叔的洞房花烛夜要不欢而散,赶紧与阿兄陈操之回“水香榭”向母亲禀报这事,丁幼微一听,也急了,她正担心小郎这事处置不好呢,当下赶紧赴东西双廊楼协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