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十七、分身无术-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十七、分身无术

卷六 奏雅 十七、分身无术2017-11-15 15:11:12Ctrl+D 收藏本站

????十七分身无术

????谢安谢万听陈操之说将请侍中张长宗来作伐,都表示满意,又问了礼聘陆氏之事,谢万道:“太后赐婚,虽有左右夫人之分,但绝不是我谢氏女郎要低陆氏小娘子一等,周秦以降,一直是尊右而卑左,《左氏春秋》言‘楚人尚左’,陆氏是南人,尚左就尚左,而我陈郡谢氏,尚右,所以说六礼不能陆氏优先,要同一日纳采问名——”

????谢万颇有些书呆子气,对侄女谢道韫屈居陆氏女之下很是不平,陈操之这时候当然没法和他辩左右尊卑,颇感为难,陈咸陈满也是面面相觑,心里都在想:“这同时与两大豪门联姻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两边都要攀比,谁都不肯居后,这女方母家太强势,夫纲难振啊,十六侄将惧内乎?”

????陈操之只好说道:“同时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可,晚辈有两位伯父在此,二月初一,我四伯父与郗侍郎登陆氏之门六伯父与张侍中来乌秀巷,就可同一日行礼,只是这亲迎,操之分身无术,只能一个个来,这难免就有先有后。”

????一番话把谢安谢万都说得笑将起来,都觉得陈操之说得是实情,那些繁文缛节可以与陆氏一般无二,但新郎只有一个,洞房花烛肯定有先有后,这可把陈操之给难倒了!

????谢万笑道:“亲迎尚早,先不论,现在把前五礼公平持中地举行了再议其他。”

????谢安含笑不语。

????此时天色已晚,谢府留宴,陈咸陈满陈宗之赴宴,陈操之道:“我先去看望一下道韫,看她康复得如何了?”

????……

????丁幼微带着润儿还有小婵阿秀二婢来蔷薇小院看望谢道韫,谢安夫人刘澹作陪,还有谢石的夫人谢琰的夫人,谢府女眷对陈操之的寡嫂和侄女的天生丽质和优雅气度都大为惊异,钱唐小县钟灵毓秀啊,出了江左卫玠陈操之那样的美男子,竟也有丁幼微母女这样的美人,丁幼微年过三十,容颜似二十许人,言语温柔,气质如兰,隐约还有淡淡的哀愁,这丁幼微也就罢了,其女更是不凡,十二岁的陈润儿真如明珠美玉一般,明艳照人,眼眸尤为有神,一看就是极聪明的女孩儿,那种神采与幼时的道韫有点相似——

????谢道韫高髻钗簪曲裾襦裙,在廊下相迎,神情羞涩,她与丁幼微润儿见过多次,润儿与她尤为熟悉,那时在山阴土断,润儿与宗之来探望其丑叔,常就玄儒疑难向她请教,但以前她都是身着纶巾襦衫谈吐洛阳正音,是男子形象是陈子重的好友,现在是以女子身份来见陈子重的亲人,而且她将是陈子重的妻,这种身份的转换让她难免尴尬,赧然施礼道:“道韫见过丁嫂子——润儿你好。”

????润儿目不转睛看着谢道韫,好奇之至,这是祝参军吗,嗓音都变了,不过很动听,象丑叔的竖笛低音,这个丑叔母也很美啊,身量真高,以前是男子不觉得,现在女裙飘逸,高挑绰约——

????润儿剪水双瞳眨呀眨的看着谢道韫,施礼道:“润儿该如何称呼呢?”

????谢道韫微窘。

????谢夫人刘澹很喜欢润儿,笑问:“润儿与陆小娘子同路进京,润儿如何称呼那陆小娘子?”

????润儿心想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说道:“就称呼丑叔母。”

????谢夫人刘澹奇道:“丑叔母,这从何说起!”

????丁幼微含笑解释道:“操之小字六丑,我两个孩儿都是称呼他为丑叔。”

????谢夫人刘澹笑道:“原来如此,那我家阿元也是丑叔母。”

????润儿便甜甜称呼一声:“丑叔母。”弄得谢道韫满脸羞红,丁幼微便询问谢道韫病情,得知已大有好转,自是高兴。

????日暮时分,仆妇来报,内庭筵席已设好,谢夫人刘澹便请丁幼微母女赴宴,这时,又有婢女来报,陈郎君来了。

????谢夫人刘澹笑道:“陈郎君来给阿元诊治呢,我等暂避。”便引着谢石妻谢琰妻还有丁幼微陈润儿离开了蔷薇小院。

????陈操之到来时就看到谢道韫和柳絮因风二婢,问知嫂子和润儿已赴晚宴去了,笑道:“那可耽误道韫用餐了。”

????柳絮笑嘻嘻道:“陈郎君不也没有用餐就来探望我家娘子吗。”

????与谢道韫相见,第一件事是搭脉,皓腕如玉,骨骼纤细,律动的脉搏让两颗心贴近——

????天色渐渐暗下来,柳絮因风二婢却不进来掌灯,幽暗的书房里陈操之与谢道韫隔案跪坐,谢道韫的手握在陈操之掌中,四目交视,温情流动——

????陈操之说了三日后请张侍中前来说媒之事,谢道韫“嗯”了一声。

????陈操之沉默了一会,说道:“道韫,我有一难题,我这次进京途中画了一幅《嗅春图》,准备以此画作为聘礼之一向葳蕤求婚,而你,我却不知该送你什么,琴谱,去年已送过,再送无新意。”

????谢道韫轻声一笑,声音宛转低徊:“子重,不必在意这些,你与陆葳蕤以花相知以画相感,而子重打动我的,却是音律,是泾河边公孙树下为我吹笛的少年郎是郗嘉宾走远才想起吹曲相送的至情至性是那澄澈空明让人虽死无憾的春江花月夜,这些曲子比诗比画比山川景物更能深入我心,起先我倒是真的想能与你为友就已足够,未想缘分不仅于此——真是欢喜——”

????说到后来,语音极低极柔,幽咽如暗夜流泉,柔情似水,谢道韫的面容也在暮色中朦胧成一个轻柔的淡影。

????两个人又默坐了一会,门外柳絮的声音道:“陈郎君,家主请你去赴宴。”

????陈操之应了一声,对谢道韫道:“道韫,那我去了。”

????谢道韫正欲起身相送,陈操之忽然身子俯过来,不由分说,捧起她的脸,在她唇上重重吻了一下,然后放开,说了声:“我也没想到与英台兄能有今日,真是欢喜。”说罢,大步出门去。

????谢道韫呆坐在书案边,一只手捂着嘴,似乎陈操之在她唇上留下了什么,她要护住似的,似痴似笑,半晌不知心里该想些什么,直到因风进来点灯,才大梦方醒似的问了一句:“陈子重走了吗?”

????因风奇怪道:“陈郎君走了好一会了,在前厅饮宴呢,娘子有事吗,要不要婢子去请陈郎君来?”

????谢道韫忙道:“不用不用。”

????因风看着谢道韫的脸色,灯光映照下,竟是红扑扑的分外娇艳。

????……

????当夜,陈操之又分别去拜访了中书侍郗超和侍中张凭,送上礼物,请求作伐,二人皆欣然从命,陈操之又向郗超说起庾希盗取北府军资之事,郗超皱眉道:“庾希是不甘心就这样退出徐兖二州的,而且庾倩为太宰长史,因太宰武陵王司马曦被贬,庾倩亦免官,庾氏兄弟之恼恨可想而知,只怕会有异变,我得立即向桓公报知此事,及早提防庾氏兄弟。”

????在对待庾希盗用北府军资一事,郗超比陈操之更着急,因为其父郗愔现已接替庾希就任徐兖二州刺史,若庾希有异动,郗愔首当其冲。

????郗超连夜修书,分别派人往姑孰和京口报信。

????次日上午,皇帝司马昱在太极殿听政,陈操之与散骑常侍范汪拜见,司马昱对久离朝廷的范汪好言抚慰,又以崇德太后的名义赐陈操之绢八百匹,作为陈操之订婚之礼,又征辟范宁为司州文学掾何谦为司州武猛从事,至于刘牢之和孙无终,因北府军尚未有建制,暂不能授职,而且陈操之也与刘孙二人长谈过,这二人还须桓熙来举荐,不然的话就得不到桓熙信任——

????桓熙桓石秀尚在姑孰,近日会来京。

????二月初一辛巳日,钱唐陈氏与吴郡陆氏陈郡谢氏的联姻礼节同时进行,郗超登陆府之门张凭登谢府之门,表达陈操之欲娶陆氏女和谢氏女之意,陆纳谢安自是答应,郗超张凭回陈宅东园复命。

????初二壬午日,郗超至陆府,牛车数辆,内装纳采之礼,先将纳采版文呈上,版文道:“陈氏男操之伏问陆公祖言,浑元资始,肇经人伦,爰及夫妇,以奉家庙,今请中书侍郎郗嘉宾为媒,以礼纳采。”

????陆纳答礼,郗超便命役者将纳采之礼呈上,大雁一对羔羊一双豕二头酒十坛白缯二十匹黄绢二十匹米百斛脯腊三百斤——

????白缯黄绢俱以笥盛米以黄绢囊盛豕雁装在笼中羊则牵之,络绎送入陆府,陆府婢仆罗列,静观纳采之礼,这还只是小礼,纳征才是真正的下聘礼——

????彩礼入,郗超向陆纳跪启道:“司州司马陈操之使郗某敬献不腆之礼。”

????陆纳跪答道:“君子辱不敢辞。”

????侍者捧酒上,郗超献酒道:“司州司马陈操之使郗某献。”饮罢再拜,陆纳答拜,各还座。

????在乌衣巷谢府,张凭亦如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