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十、清涕双悬陶渊明-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十、清涕双悬陶渊明

卷六 奏雅 十、清涕双悬陶渊明2017-11-15 15:11:3Ctrl+D 收藏本站

????十清涕双悬陶渊明

????谢玄出了蔷薇小院,先去拜见了谢安谢万两位叔父,略叙数语,也不及用餐,便出府赶往大司马府,此时,押解司马勋叛党的荆州军士也进城了。

????谢玄见到桓温,禀明司马勋已解至,又呈上桓豁给桓温的密信,桓温览信罢,点头道:“陈操之料得不错,苻坚有王景略相助,四苻叛乱尚不足以动其根本——”

????桓石秀问:“伯父,长安又有新讯传来?”

????桓温点头道:“王猛在谣言初起时便紧急布置,华阴陕县蒲城澄城这些与鲜卑慕容接壤之地皆委任忠于苻坚的将领重兵把守,屯据陕城而叛的苻庾被王猛安插在陕城的武猛从事毛嵩击杀,陕城叛乱半月之内就被平定,陕城距潼关不远,乃是关中的门户要害,陕城之乱平息,慕容恪想趁乱攻入关中就大不易,另,苻坚遣后禁将军杨成业讨上邽的苻双,王猛邓羌攻蒲坂的苻柳,前将军杨安攻安定的苻武,更遣左卫苻雅左禁窦冲率羽林骑七千继发,平定四苻之乱并非难事。”

????桓熙道:“不知鲜卑人有何动向?”

????桓温道:“慕容垂已率傅颜慕容尘二将统领三万步骑进逼灵宝和潼关,慕容恪在邺城调集八万大军往蒲坂一带欲渡黄河攻关中,秦燕大战一触发,呵呵,且让二寇相争,然后吾逐一扫平之。”

????谢玄不清楚陈操之为桓温筹划的北伐事,此时旁听,不免诧异。

????门吏来报,武昌太守陶逸求见,桓温奇道:“陶逸来此何故?”

????谢玄道:“陶太守是与在下同船来建康的——”

????武昌太守陶逸,因患病不能理事,向刺史桓豁告假,这次随谢玄的大船来建康求医,其妻孟氏与三岁的幼子陶潜也一并随船到达,既至都城,自然要拜见大司马恒温,陶逸祖父便是前任大司马陶侃,陶侃与桓温之父桓彝颇有交情,陶逸的岳父孟嘉是大名士,桓温任荆州刺史时,孟嘉是桓温的幕僚参军,以文才着称,当年重阳,桓温设宴龙山,僚佐毕集,当时佐吏并着戎服,有秋风至,将孟嘉帽吹落,孟嘉没有察觉,桓温让左右勿言,欲观其举止,过了一会,孟嘉如厕,桓温令取帽放在孟嘉的座前,又命孙盛作文嘲笑孟嘉,嘲文与帽放在一起,孟嘉回来后看到,即援笔答之,其文甚美,四座嗟叹,后世就以“孟嘉落帽”形容才子名士的风雅洒脱和才思敏捷——

????孟嘉现已作古,桓温见到陶逸,不胜嗟叹,问起陶逸病情,却是胃痛呕血,便安慰其安心调养,忽然想起陈操之的医术,京中名医都认为谢道韫病将不治,却让陈操之给治好了,桓温便道:“陶君要治胃疾,我为你举荐一人,便是新任司州司马陈操之,陈操之是葛稚川弟子,医术如神,等闲不与人诊治,陶君不识陈操之,就让谢掾陪你去问医。”

????谢玄听桓温说陈操之是新任司州司马,更是诧异,桓温废帝立琅琊王之事他已知晓,但本月初的一些诏命他并不知道,此时也不便多问,说道:“陶使君寓居何处?若陈子重有暇,在下明日陪他来探望陶使君。”

????陶逸说明清溪门东侧有一处其祖父陶侃置下的院落,知桓温有事,也不再多闲话,便即告辞。

????桓温问谢玄平定司马勋叛乱的详情,谢玄一一道来,桓温甚喜,说道:“谢掾此次立下战功,老夫要奏请朝廷予以封赏。”桓温现在对陈郡谢氏是竭力拉拢了。

????谢玄在桓温府上用罢晚餐,告辞回乌衣巷府第,这才有暇与谢安谢万两位叔父长谈,知悉建康朝野这一月来的变故,知桓温命陈操之谢琰辅佐桓熙重建北府兵,谢玄道:“我要和子重长谈一番。”

????谢万道:“去和操之谈之前,不妨先与阿元一谈。”

????谢玄笑应道:“是。”

????谢玄来到蔷薇小院,谢道韫正伏案读书,见谢玄进来,就收起卷帙,微笑道:“阿遏在桓公处饮宴了?”

????谢玄应了一声,问:“子重几时去的,怎么不在府中用饭?”

????谢道韫道:“他早就离开了,三日后他要回钱唐,琐事颇多。”

????谢玄道:“子重要离京啊,武昌陶太守还想请他治病。”

????谢道韫“嗤”的一笑,她午后也听陈操之说近日颇有人上门求医,不胜其扰。

????谢玄道:“阿姊,我以为子重过于受桓大司马重用不见得是好事,北府兵建成,桓公掌控建康门户京口,那时必有非常之事发生,子重或许飞黄腾达,或许身败名裂,与我谢氏干系不小。”

????谢道韫听到最后一句,面色微红,道:“那你自去劝告子重吧。”

????谢玄笑道:“知子重者,阿姊也,我问阿姊就可以了。”

????谢道韫“哼”了一声,正色道:“有些事,何必问,桓伯道何等人?陈子重何等人?我家瑗度是何等人?”

????谢玄心领神会,桓熙庸才,如何比得陈操之和谢琰,北府军权不是桓熙能掌控的,说道:“久不闻子重高论,我现在就去寻他作长夜之谈。”

????谢道韫“嗯”了一声,提醒道:“子重现未寄居顾府,已搬去其陈宅东园住。”

????谢玄喜道:“甚好,以后去探望阿姊也是便利。”

????谢道韫正要发嗔,谢玄已经长身而起,快步出去了,爽朗笑声传回,让谢道韫双颊火热,不由得想起午后陈操之让她叫夫君之事,心道:“子重即将回钱唐,让我叫一声夫君我却不肯,会不会心下不快?陆葳蕤与他相处日久,私下里肯定是会叫他的,陆葳蕤性情温柔,我是比不了的——”

????谢道韫虽然才华高绝,但遇到情之一字,也难免柔肠百转患得患失啊。

????……

????谢玄来到秦淮河南岸的陈宅东园,陈尚迎入厅中坐定,说其十六弟去陆府尚未回来,谢玄微微一笑,说道:“不妨,我会等他回来,今夜与子重抵足长谈。”心里道:“子重的确忙碌,这左右夫人都要照顾到啊。”

????谢玄与陈尚相谈了小半个时辰,都已经亥时末了,才见陈操之回来,说起陶逸求医之事,陈操之问:“陶使君是不是有子名叫陶潜陶渊明的?”

????谢玄奇道:“陶使君是有一子名陶潜,年只三岁,如何会有表字!子重又怎么会知道一个三岁儿童之名?”

????陈操之心道:“陶渊明才三岁啊,史载其九岁丧父,随母住外祖家,难道陶逸只有六年寿命了!”说道:“曾听人言,陶侃有曾孙聪颖异常。”便岔开话题道:“久不与幼度论玄,今夜要一试谈锋。”

????谢玄笑道:“固所愿也。”

????二人围炉夜话,谈兴甚浓,不知东方之既白。

????次日一早,谢玄去大司马府侍候,随桓温入台城觐见皇帝司马昱,禀报平司马勋叛乱之事,司马勋一党百余人尽皆斩首,叛党妻女赐给兵户为妻,谢玄因功擢升五品建武将军监江北诸军事。

????午后,谢玄陪同陈操之去清溪门东陶逸寓所,陶逸见到陈操之,致仰慕之意,陈操之谦逊道:“在下年幼学浅,于医道一途所知甚少,实不敢为他人治病,坊间虚名,不足为信。”

????陶逸来京一日,已听多了关于陈操之的奇闻,笑道:“陈司马不必过谦,望陈司马施救。”

????陈操之便为陶逸诊脉,又细问病情起因和经过,断定陶逸是胃出血,想起陶渊明嗜酒如命,便问:“使君好酒乎?”

????陶逸果然道:“无酒不欢。”

????陈操之摇头道:“使君胃疾严重,酒是不能再喝了,我书先师稚川先生一养胃方,使君按方长期服用,虽不能痊愈,当无大恙。”

????陶逸听陈操之要他戒酒,颇不以为然,他最推崇的是竹林七贤的刘伶,刘伶说:“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陈操之让他戒酒,这医者之言也是听不得的——

????谢玄道:“使君小公子何在?子重也闻小公子慧名,愿求一见。”

????陶逸奇道:“犬子既愚且稚,有甚慧名!”心里却是很高兴,即命侍者去抱陶潜来。

????不移时,一名仆妇牵着一个三岁幼童进来,这幼童身高不足三尺,披发短袄,脸形稍显狭长,眼睛颇为有神,前日在船上感了些风寒,正流着鼻涕,仆妇进厅之前给他抿了鼻涕,这没走两步,又清涕双悬,忽伸忽缩——

????陈操之见“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靖节先生流鼻涕,与心目中的高士形象差距实在太过悬殊,心里直想笑,拉着小陶潜的手问了一些话,小陶潜倒也吐字清晰,陈操之夸赞了几句,便与谢玄告辞出来——

????谢玄道:“这三岁小童也未见得如何聪慧,值得这般看重!”

????陈操之微笑道:“小小孩童前程都是不可限量的,看其际遇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