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六 奏雅 五、婚姻如战场-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六 奏雅 五、婚姻如战场

卷六 奏雅 五、婚姻如战场2017-11-15 15:10:57Ctrl+D 收藏本站

????五婚姻如战场

????太极殿西堂,皇帝司马昱与侍中谢安吏部尚书陆纳君臣三人呈品字形端坐,当值的殿中监陈尚离得稍远,屏气凝神,肃然静听,紧张得可以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高敞的朝堂也分外沉静——

????陈尚没有想到十六弟的婚姻会出现这样的转机,他原担心十六弟搏二兔不得一兔,未想谢安主动提出左右夫人之说,这就表示十六弟既能娶陈郡谢氏的娘子,也能娶吴郡陆氏的女郎,这真是旷古未有之事,娥皇女英那只是传说,贾充的左右夫人也是离合聚散的特例,而十六弟若真能同时娶到这南北两大门阀女郎为妻,那么钱唐陈氏的地位就将飚升,可以一跃而跻身大族行列,联姻是提升家族地位的捷径,在此之前,单与吴郡陆氏联姻都是身为陈氏族长的父亲陈咸渴盼而不敢多想的事,这两年陆始的强硬态度也的确证明了次等士族与高门大族之间的鸿沟很难跨越,然而自十六弟出使归来,短短两月,建康风云变幻,桓大司马两度提兵入都,废帝治卢竦案,五兵尚书陆始被贬为庶人,坚冰乍破,十六弟与陆氏女郎之间的婚姻出现曙光,现今更有同时与两大门阀联姻的希望,这让陈尚喜出望外,这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陈尚心越跳越快,等待朝堂上君臣三人共议的决断——

????谢安看了一眼殿角侍立的陈尚,除了陈尚,其他的宿卫和内侍都离得较远,听不到这里的谈话,谢安说道:“陛下,大司马温之幼弟江州刺史兼南中郎将桓冲有女年已十三,陛下不可不虑。”

????陆纳正思索与陈郡谢氏一同嫁女给陈操之的利弊得失,忽听谢安说起桓冲有女初长成,还说不可不虑,这实在稀奇,心念一转,便即明白,桓温三弟桓豁之女已许配给谢玄,以桓温对陈操之的器重,凭借联姻关系笼络住陈操之是显而易见的手段,去年就有传言南康公主有意把幼女许配给陈操之,托郗超试探陈操之心意,只是桓温幼女才十一岁,陈操之得以婉拒,桓温应该是还没有想到其弟桓冲之女也长大了,若桓温硬要把桓冲之女嫁给陈操之,那陈操之将是非常为难——

????皇帝司马昱听谢安这么一说,立感危机,陈操之的婚姻不仅关系到谢陆两大家族,对他司马皇室也是利益攸关,陈操之显然不能娶司马皇室的公主或郡主,因为这样陈操之将无法得到桓温的信任,而陈操之若与龙亢桓氏联姻,那就大势去矣,皇帝司马昱寄托在陈操之身上的一点希望都要破灭了,所以,他必须立即促成陈操之的婚姻,不能因为谢氏与陆氏互不相让致使拖延时日而让回过神来的桓温得利,婚姻亦如战场,此时贵在神速——

????皇帝司马昱对陆纳道:“陆尚书,陈操之双娶对三吴陆氏有利无弊,此乃一荣俱荣之事,宜早不宜迟,你与陆尚书即上表请求赐婚,朕初践帝位,威德不立,可恳请崇德太后出面赐婚。”

????陆纳也知谢安说得有理,陈操之的婚姻影响甚广,若桓温逼迫陈操之娶桓冲之女,那就很不妙,而双娶虽说有些委屈了葳蕤,但对吴郡陆氏的声誉反而有利,簿阀簿世和联姻是判断门第高下的三大准则,作为三吴顶级门阀的陆氏与刚从寒门入士族的钱唐陈氏联姻,对陆氏的族望是有一定损害的,这也是陆始坚决不肯让陆葳蕤下嫁陈操之的原因,陆始对陈操之并没有什么私怨,而今陆始虽不再主管宗族事务,陆纳却也不能一意孤行,也必须游说宗族长辈,要求得宗族长辈的大致认可他才能把葳蕤嫁给陈操之,而现在,有陈郡谢氏一起承担压力,钱唐陈氏的地位就将水涨船高,陆氏嫁女给陈操之就不是委屈下嫁,而是有识人之明,因为世情如此,一件东西有人争竞那就是好东西,何况陈操之也的确有大声望,而若得崇德太后赐婚,那么他陆氏宗族的长辈也无话可说,葳蕤年过二十了,婚事的确不宜再拖——

????陆纳向皇帝司马昱顿首道:“臣愿依谢侍中之言,恳请陛下太后为臣女陆葳蕤赐婚陈操之。”

????谢安亦道:“恳请陛下太后为臣侄女谢道韫赐婚陈操之。”

????皇帝司马昱喜道:“甚好,两位这就各回衙署,草书上表吧。”

????陆纳忽记起一事,道:“且慢,还有一事要请陛下圣裁。”

????司马昱问:“陆尚书请说——”

????陆纳眼望谢安,说道:“谢侍中既说是左右夫人,那么我女与令侄女,谁为左?谁为右?”

????谢安微微一笑,这事他早已想过,说道:“祖言兄欲左则左,欲右则右,我无有不从。”

????陆纳听谢安这么说,微感惭愧,这样谢安显得雅量矜持,他陆纳反倒是斤斤计较不够洒脱超拔了,便向皇帝司马昱道:“此事还请陛下裁断。”

????皇帝司马昱又为难了,左右夫人虽然地位相等,但还是有一些尊卑之分的,谢安虽然说得淡然超然,但陈郡谢氏肯定是不甘心居吴郡陆氏之下的,司马昱道:“两汉尊右而卑左,故谓贬秩位为左迁,居高位为右职,然日月西移,天道尚左,本朝则文官尊左武将尊右,左右夫人当依文官以左为尊乎?”

????谢安应了一声:“陛下所言极是。”

????司马昱问:“谢侍中侄女与陆尚书子孰长?”

????谢安道:“臣侄女今年虚度二十有一。”话说出口,心里一叹,阿元都二十一岁了,别个女郎二十一岁都儿女绕膝了,这个陈操之耽误人啊。

????陆纳禀道:“臣女今年二十岁。”

????皇帝司马昱踌躇难决,若依年龄来定,当以谢氏女为左夫人,但陆氏女明显与陈操之相恋在先,崇德太后也怜惜陆氏女,而若以陆氏女为左,谢氏女年长反居卑位,谢安面子亦不好看,这实在让优柔寡断的皇帝司马昱左右为难。

????谢安方才已经说过任凭陆纳选择左右,正因为如此陆纳反而不便选择了,选左显得没雅量,选右自是不甘心,所以两个人都默不作声。

????皇帝司马昱难以决断,便道:“两位各回衙署去,速速表奏呈上,左右夫人就由崇德太后决定吧。”

????谢安陆纳一齐躬身称是,退出太极殿西堂。

????皇帝司马昱坐在御床上发笑,招手让陈尚近前,问:“汝弟何在?倒让朕替他烦恼。”

????陈尚道:“禀陛下,臣弟操之早间说要去陆尚书府上拜访,此时应在陆府,陛下要宣他进宫吗?”

????皇帝司马昱摇头道:“不必了,明日崇德太后会宣他与陆谢二女觐见。”心里道:“陈操之双娶陆谢二女的消息传出,必定轰动建康城,桓温又会如何反应?”

????……

????这些日子因为卢竦入宫案桓温提兵入都,陈操之甚是忙碌,来陆府探望一般都是傍晚,今日来得如此之早,陆夫人张文纨微感讶异,她刚给七个月大的小道辅喂乳,得到禀报,便命保母将小道辅抱走,她则整理裙裳,与陆葳蕤一起等待陈操之到来——

????等了一会,还未见陈操之进百花草堂,陆夫人张文纨笑道:“陈操之今日似乎行路迟迟,葳蕤猜他有何难决之事?”

????陆夫人张文纨这样问不是无缘无故的,她对陈操之医治谢道韫之病心有芥蒂,她倒不是巴不得谢道韫一命呜呼,但人总有私心,谢道韫在陈操之的精心医治下病情大有起色,坊间对谢道韫与陈操之的恋情也是越传越烈,建康士庶都很好奇,不知陈操之将在陆氏女和谢氏女之间如何选择,无论选择哪一方,必定是一场风波,陈操之不是开罪陆氏就是开罪谢氏,对此,陆夫人张文纨也颇忧虑,她曾向夫君陆纳建议尽快与陈操之议定婚事,但陆纳却说兄长陆始尚在都中,这样就与陈操之议婚太驳兄长的面子,而且这事还得与族中长辈商议一下,如此急不可待反让人笑话,说我陆氏女郎急着嫁陈操之,如此则风议不美——

????陆葳蕤坐在小轩窗下,手里握着的是陈操之写的那卷日记,字里行间都能读出远行在外的陈操之对她的思念,她追忆起彼时她亦思念陈操之,那种心灵契合的感觉让她甜蜜至极,这时听到继母张文纨这么问,便放下手中日记书册,答道:“应是为了谢家姐姐的事。”

????陆夫人张文纨惊奇地看了陆葳蕤一眼,既惊奇葳蕤的敏锐,也诧异其平静,乃问:“葳蕤,你如何看待陈操之与谢家娘子的事?”

????陆葳蕤含笑道:“娘亲,那只是陈郎君与谢家娘子的事,我只管陈郎君与我的事。”

????陆夫人张文纨不大明白,这时听得脚步声响,有小婢报,陈郎君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