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六十四、世间没有祝英台(上)-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六十四、世间没有祝英台(上)

卷五 假谲 六十四、世间没有祝英台(上)2017-11-15 15:10:24Ctrl+D 收藏本站

????六十四世间没有祝英台(上)

????九月中旬天气,从户外阳光下走进幽静的室内,刹时间眼睛不能视物,只感着清凉之气和淡淡药香,陈操之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就见谢道韫立在屏风前含笑望着他,依旧是襦衫纶巾,只是衣衫下空空荡荡,已是瘦得不成样子,趋前作揖道:“子重,远行辛苦。”是本来的低柔嗓音,不是洛阳腔,因为那种浓重的鼻音会让她咳嗽加剧

????陈操之看着谢道韫形销骨立弱不胜衣的模样,心中一恸,不禁上前执着谢道韫的手,伤感不已,问候言语都不知从何说起——

????谢道韫被陈操之拉着手,挣了挣,想缩回来,陈操之握得颇紧,只好作罢,所幸谢韶柳絮等人皆未入内,羞怯稍减,只是心口涌上一股热潮,忍不住咳嗽起来,猛然记起自己这病是会传染他人的,急抽回手道:“子重,不要碰我。”

????陈操之稍显尴尬,扭头看了看,并无他人,便道:“道韫,你不要把自己的病看得太严重,慢说现在还不能确定是劳疰,即便是,其传染性也只针对体质虚弱的人,我身体强健,又懂医道,有什么碰不得。”

????谢道韫狭长的眼睛睁得老大,吃吃道:“你,你,咳咳,子重你叫我什么?”

????陈操之道:“祝英台的名字现在不能用了,你只对我一人用,实在有些怪异,太隔膜了,来,坐下,我为你切脉。”

????谢道韫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不能思考了,让陈操之牵着手坐到书案边,陈操之坐在另一侧,谢道韫把手缩回袖底,陈操之道:“把手伸出来。”

????谢道韫迟疑了一下,想起陈操之现在是医生的身份,是来给她诊脉的,便抿唇笑了笑,伸右手,手心向上,搁在书案上——

????谢道韫未患病前就是身形高挑纤瘦的,可一双手却不显得指骨嶙峋,手背莹白指节修长,尖如细笋,那是弹琴吹箫的手,但如今,这纤纤玉手终于显出了病痛的摧残,指骨棱起,显得手指格外的长,虽然白皙依旧,但这种白,是毫无血色的白,已没有了光润的色泽——

????单单一只手就给人不胜今昔之感,世间好物不坚牢,彩虹易散琉璃脆,陈操之心里叹息一声,调匀呼吸,为谢道韫把脉,方才执手不觉得,现在触腕冰凉,谢道韫血气衰微已极。

????过了一会,陈操之让谢道韫换一只手再切脉,心里犹疑不定,说到切脉,陈操之只是根据西晋太医王叔和所着的《脉经》十卷自学的,没有名师指点,所以并不甚精,虽从脉象中察觉谢道韫虚劳过甚,但虚劳并不就是肺结核,肺结核是因为体质虚弱而被痨虫侵入,虚劳可治,可肺痨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基本不可治。

????陈操之又细问谢道韫饮食起居,诸如睡眠气短饮食多寡自汗盗汗否?腹胀便溏否?气短心悸否?午后和傍晚有低热否?咳痰有血丝否?甚至,月事不律或停闭否?

????这些事,当日杨泉和宫廷太医也大抵问过,谢道韫不觉得有何羞缩,但陈操之问来,她就简直无地自容了,偏偏陈操之又医貌肃然的样子,她只好低着头一一答了。

????陈操之蹙眉深思,隐现喜色,谢道韫虽然咳嗽四个多月了,但痰里并无血丝,而且诸症状并不是很严重,也就是说谢道韫的确是虚劳之症,但不见得就是尸疰肺痨,即便是肺痨,也应是初期,如果调治得当,未始没有治愈的机会。

????陈操之道:“伸舌头让我看看。”

????谢道韫苍白的脸颊泛起红晕,咬着嘴唇,狭长的眼眸闪烁不定,不看陈操之,也不开口。

????陈操之无奈道:“那你自己对镜看看,舌尖会不会发紫?”左右一看,没看到有铜镜。

????谢道韫咳嗽了两声,唤因风取铜镜来,因风一直在廊下侍候,闻声赶紧去卧室去了一面锃亮的背有瑞兽图案的铜镜来,谢道韫看了陈操之一眼,陈操之背过身去看壁间书橱,谢道韫便映着光对镜吐舌,又低声问因风——

????因风退出去后,陈操之转过身,见谢道韫脸儿红红道:“不会紫,有些红。”

????陈操之脸上多了两分喜色,舌尖不发紫,就表明肺泡组织未受严重损坏,又道:“你自己按按肩下和上腹,会不会很痛?”

????谢道韫看着陈操之的脸色,用手在胸上和中脘按了按,轻声道:“腹部不痛,胸,有点痛。”

????陈操之点点头,他现在虽不敢确定谢道韫患的不是肺痨,但至少不算很严重,有可能是慢性肺炎,所以不能说就没有治愈的希望,历史上谢道韫寿命在六十开外,总不能因为世间有了陈操之,谢道韫反而要短命夭寿,说道:“道韫,我敢断定你所患的并非劳疰,应是虚劳之一种,我先给你开一剂杀虫与补虚的药方试一下,三日后再来为你复诊,到时再根据病情变化再换药方,你自己也不要郁郁寡欢,应放宽心坎,若药方有效,过些日身体好了一些,应该多出去散散心,不要局限于小院之内。”

????谢道韫眸子泛光,心里的欢喜可想而知,应道:“是。”

????陈操之就在书案上取纸笔手书一方,柳絮因风二婢都在书房外听陈操之与道韫娘子说话呢,听到陈郎君说道韫娘子不是尸疰,可以治愈,二婢快活无比,柳絮进来取了药方派人去抓药,谢韶也进来,满脸喜色道:“子重兄,我爹爹与三伯父回来了,请你去相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