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五 假谲 四十八、在苑中-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五 假谲 四十八、在苑中

卷五 假谲 四十八、在苑中2017-11-15 15:10:7Ctrl+D 收藏本站

????四十八在苑中

????清河公主慕容钦忱虽不知陈操之要她这么做的用意,但这应该不是危害她鲜卑皇族的事,她愿意帮助他,心里感着好奇和不可捉摸的喜悦。

????慕容钦忱走回湖上廊桥,唤着慕容冲的小名:“凤凰——凤凰——”,又向金凤台这边踅回来,走过那尊石麒麟时,见陈操之正看着她,神色却有些冷峻,面红心跳的慕容钦忱却未在意,叫了几声“凤凰,凤凰”,就又出了这荒废楼台,走过廊桥,桥那端的内侍宫娥赶紧让路,慕容钦忱给了这些人一个大白眼,朝苑北走去,心想:“这些内侍宫婢都是母后身边的,母后在哪里,不会是进了金凤台吧?母后曾说过要重修金凤台——”

????想到这里,慕容钦忱吃了一惊,那陈操之不会是想谋害她母后吧,但随即又想到若是母后在金凤台那她方才呼唤凤凰母后怎么会不出来,那陈操之俊秀优雅,连射箭都不会,再怎么看也不是能行凶之人。

????小湖北岸有一片连香树,入秋后树叶转红,红叶飘零,芬芳暗吐,慕容钦忱便隐在一株连香树下,不让那些内侍宫婢看见,她要看陈操之何时出来?不料只过了片刻时间,她就看到母后从金凤台那边匆匆走上廊桥,到这头厉声呵斥那一群内侍宫婢,那些内侍宫婢吓得不停叩头,母后又问了几句话,回头朝金凤台方向看了一眼,便在那群内侍宫娥的随侍下回昭明宫去了——

????慕容钦忱心跳得厉害,母后真的是在金凤台里面,陈操之也在里面,这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钦忱不敢深想,只觉双颊如火,身子微颤,紧紧攥着的双手也是掌心出汗,心里也不知是羞还是愤,她咬着嘴唇立在湖岸连香树下,她要等那陈操之出来,她要质问他!

????过了一会,金凤台那边走出一人,慕容钦忱一见之下,身子陡然僵住,这人不是陈操之,却是她的王叔祖慕容评,慕容评目不斜视,步履迈得极大,很快走过廊桥消失不见。

????慕容钦忱嘴唇都咬出血来了,身子却作冷,她猜出了其中的奥妙,因为她早几年就隐约听到过关于母后与上庸王的风言风语,那时她年幼,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今日算是明白了,陈操之来游金凤台,无意中发现了她母后与上庸王的秘事,因为廊桥这边有人守着,陈操之无法脱身,正好她走过去,便让她出声惊动母后,母后上庸王走后,陈操之才可以离开这是非之地——陈操之应该要出来了吧?

????果然,卷梁冠大袖衫的陈操之走出来了,步履依然从容,也没有东张西望,慕容钦忱立在连香树后看着陈操之从她身前不远处走过,看那走去的方向,陈操之是往北去寻天女木兰了。

????慕容钦忱忍着眼泪,悄悄蹑在陈操之身后,她自以为脚步轻盈,行动无声,不料没跟几步陈操之就察觉了,转过身来,见是她,微笑起来,随即脸色一凝,低声问:“殿下都看到了?”

????慕容钦忱不答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陈操之,突然开口道:“我要你发誓!”

????陈操之知道清河公主要他发什么誓,想了想,说道:“好,我发誓,若我吐露了今日所见之事,就让我永不能归江南。”

????清河公主慕容钦忱听陈操之这般发誓,不禁一愣,脱口问:“你,一心要回江东吗?”

????在慕容钦忱心里,已隐隐把陈操之当作他未来的夫婿,古代女子大都是由父母为其择婿,难得与陌生的年轻男子有交往,所以比较容易动心,更何况陈操之是这样一个俊美秀雅的男子!

????陈操之应道:“是。”

????慕容钦忱踌躇了一会,说道:“不行,你不能用这个立誓。”

????陈操之墨眉微皱,徐徐道:“今日之事,实在不是在下愿意看到的,我也绝对不会对他人说起,殿下若不相信我,我即便立誓又有何用,殿下还是去禀知你母后,杀我灭口吧。”

????慕容钦忱闻言一震,心里羞愧无比难受至极,为她母后感到羞愧,又自感在陈操之面前失了颜面,低声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唉,就不用立誓吧,我信你。”

????陈操之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鲜卑公主,秀腰长身,亭亭玉立,真让人不敢相信她只有十二岁,看来她今日是还格外修饰过,身着鲜卑贵族女子传统的束腰窄袖的雪白长裙,显得腰极细,由此,本不甚丰隆之处也就凸显出来了——

????日光从树隙间照过来,映着她丰盛的长发,这头发隐隐有一种青丝光泽,古时青色往往与黑色混淆,青丝即指黑发,而这混血的鲜卑公主的一头青丝,却是真正的隐现青碧色,当然,这要映着日光才能察觉,正如她的浅碧双眸,要凝视她才更觉迷人。

????陈操之移开目光,说道:“多谢殿下,殿下也不必太多心,太傅与太后应是私下商谈要事,我不慎闯入,担心遭忌,所以请殿下帮忙——我们把这事都忘了吧。”

????慕容钦忱默不作声,低眉垂睫,楚楚可怜。

????这时,突然听到一声促狭的笑声,象苑中禽鸟乍然而鸣,陈操之与清河公主慕容钦忱都吃了一惊,转头看时,却是凤凰儿慕容冲。

????慕容冲笑容可掬地走过来,看看陈操之,又看看姐姐慕容钦忱,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揶揄的笑意,说道:“我道姐姐走到哪里去了,却原来是陪陈洗马游苑哪,甚好,甚好!这叫尽东道主之谊对吧?”

????慕容钦忱羞恼道:“凤凰,叫你领着陈洗马去看天女木兰的,你却自己跑了,害得——”

????慕容钦忱住口不说了,看了陈操之一眼,又吩咐慕容冲道:“凤凰,你现在领陈洗马去看天女木兰,然后好生送陈洗马出苑,听到没有?”

????慕容冲笑嘻嘻答应着,看着姐姐清河公主走出几步,又回头看陈操之一眼,似乎依依不舍的样子,慕容冲瞧得大乐,八岁的孩童不解风情,但对男女之事颇为好奇,很愿意看到姐姐清河公主与陈操之私会暧昧,他瞧着兴味盎然。

????清河公主俏丽的身影隐没不见,慕容冲这才仰头望着陈操之,问:“陈洗马对我姐姐说了什么,姐姐好象哭了,是喜极而泣吗?”

????陈操之道:“等下问你姐姐去,现在,请中山王殿下领我去赏天女木兰。”

????铜雀苑北的这三株天女木兰大约近三丈高,绿吐呈椭圆形,晶莹肥厚,几片绿叶之间便能看到细长花梗高高支出一朵木兰花,九瓣三叠,花瓣如美玉,圣洁高贵,芬芳袭人。

????陈操之摘下一枚半熟的花果,说要带回江东培种,慕容冲摇头道:“天女木兰只有我燕国才有,从龙城移栽到邺城十六株才活了三株,哪里能栽到江东去!”又瞅着陈操之道:“陈洗马你回不去了,你得留在我大燕,你可以娶我姐姐。”

????陈操之不愿与这孩童多说,袖了天女木兰果出铜雀苑回寓所,这邺都再留不得了,应尽快南归,但慕容恪总不肯见他,他也只得等待慕容恪向他摊牌的那一刻。

????陈操之连夜画了一幅邺宫草图,标明东南西北方向,比例大小肯定不怎么精准,因为这些都是靠他目测。

????十八日上午,龙岗寺长老竺法雅派寺中执事来请陈操之去谈经说法,这是前日便约好的,依然由慕容令陪同前往,陈操之仁爱,问起老僧竺法和(即藉罴)的病情,又亲往探望,悄悄将邺宫草图留在了老僧藉罴处,然后去佛堂与长老竺法雅论大乘佛法,竺法雅大为惊叹,连称江东佛法精深玄妙,为北地所不及——

????傍晚归城时,那幅邺宫草堂又回到陈操之手中,老僧藉罴已经在图上作了标识,那位置正是陈操之那日在金凤台上看到那座古旧宫殿,便是以前的宣光殿。

????……

????桓温派来向燕国交涉的使者是西府参军袁宏袁彦伯,顾恺之原想领命前来营救陈操之,但桓温不允,认为顾恺之少不更事,不能胜任,而袁宏年过四十,阅历颇丰,应能不辱使命。

????袁宏带了两名随从,轻骑北上,于七月十九日到达燕都邺城,便去拜会燕太宰慕容恪,呈上桓温书信,请求放还陈操之,不料慕容恪却取出早已草就的燕大司马文书,便是那以许昌城换陈操之一族的协议,要留陈操之在燕国为官——

????袁宏目瞪口呆,前代无此典章故事,袁宏不知如何应对,只是问:“陈洗马愿意留在贵国?”

????慕容恪服五石散后,也爱宽袍大袖,很有江左名士的风范,说道:“本王为陈洗马考虑得如此周全,他自当心甘情愿留下。”

????此事重大,袁宏无权代晋朝廷处置此事,说道:“在下想见陈操之一面,请太宰准许。”

????慕容恪点头道:“明日安排袁参军与陈洗马相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