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四 亚博体育yabo88.con 十七、何能委屈!-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四 亚博体育yabo88.con 十七、何能委屈!

卷四 亚博体育yabo88.con 十七、何能委屈!2017-11-15 15:9:29Ctrl+D 收藏本站

????十七何能委屈!

????陈操之担忧的江东大旱果真降临了!

????自隆和元年秋以来,东晋辖境完整的九个州有三个州遭遇干旱,这三个州分别是扬州湘州和江州,其中尤以扬州的旱情最为严重,扬州十郡竟有半数以上郡县连续六个月没有象样的降雨,太湖水系的很多支流断流,鱼虾被凝结在干涸龟裂的河泥中,偶有一个低浅水洼,都是泥浆浑浊,山间走兽与百姓争水,不但农田无水灌溉,就连人畜饮水都困难了,一向雨水充沛河流纵横的三吴大地现在竟成了赤地千里,据乡闾耆老所言,此次干旱比东吴黄龙年间的那次大旱还严重!

????扬州是东晋第一大州,民籍民户也居各州之首,朝廷近一半的赋税来自扬州,扬州大旱,赋税剧减,灾民增多,这势必动摇国政根本,是以从四月初,尚书台会同左民度支客曹尚书部,派出官吏分赴旱情最为严重的郡县督促抗旱救灾,西府参军祝英台请命前往会稽郡征调民夫抗旱,理由是她去年作为检籍副使在会稽呆了三个月,曾与陈操之一道绕鉴湖察看水文地形,熟悉会稽的河渠水利——

????会稽郡自去年秋始就很少降雨,是扬州最早开始受旱的大郡,但因为年底下了一场大雪,旱情稍有缓解,又且因为陈操之一力促成,利用土断搜检出的隐户壮丁和郡县富户捐献的三千五百万钱,从去年冬开始在会稽十县大规模兴修水利,疏浚水道,退田还湖,使得鉴湖蓄水抗旱能力得到了提升,会稽孔氏虞氏也分别修渠引曹娥江甬江余姚江水入庄园灌溉,所以会稽郡虽然受旱最先,但旱情反而不算最重,然而老天不下雨,再好的水利灌溉也不顶用,曹娥江首先断流,甬江余姚江只余浅浅一线,水落石出,已无法行船——

????化名祝英台的谢道韫就是在会稽旱情日趋严重的五月初离开姑孰前往山阴的,她先回建康在乌衣巷谢府歇息了两日,向谢安谢万两位叔父禀报了随桓温去合肥之事,燕军退兵,桓温没有理由长驻合肥,虽然豫州很重要,但现在还是袁真庾希的势力范围,桓温尚不能左右豫州军政,欲速则不达,所以桓温于四月中旬还镇姑孰,征调徐兖民夫三万人修筑广陵城,为移镇广陵作准备,因为桓温是扬州牧,把扬州控制在自己手里是桓温威迫建康的重要步骤——

????仲夏的向晚,谢府小厅,案头有一盆栽的凤仙花,枝叶狭长,花瓣朱红,单瓣的凤仙花在晚风中摇曳生姿,谢道韫就跪坐在盆花小案边,与谢安谢万两位叔父说话。

????谢安摇着蒲葵扇,问:“阿元离开合肥时,陈操之可有消息传来?”

????谢道韫现在习惯男装打扮了,回到府中也没有换回裙衩,只是不敷粉,答道:“子重从颖川有密信呈桓大司马,一起送达的还有颖川高太守的加急文书,是因为氐秦人游说淮北诸坞的事,幸被子重识破,不然诸坞叛离,洛阳就更是孤城了。”

????谢万笑道:“这个陈操之倒是会找人相助,高柔乃我部将,自会鼎力助他。”

????谢安道:“氐秦王景略咄咄逼人啊,操之长安此行大不易!”

????谢道韫道:“侄女奇怪的是,那陈子重对苻坚王猛诸人的性情喜好和才识优劣等等知之甚悉,侄女料子重定能建功而回,非止以兵器交换马匹尔。”

????谢安点头道:“操之实有非常识见,亦不知其从何得知?他在江东以儒玄才辩脱颖而出,此番出使,考验的则是机谋谲变,若能占得王猛的便宜,操之前程何可限量!”

????说到这里,谢安忽然眉头一皱,说道:“近来建康有传言,那陆氏女将入宫侍奉皇帝,并且有望成为第一位出身三吴世家的皇后。”

????谢道韫大吃一惊,这陆氏女显然是指陆葳蕤,陆氏嫡系家族的女郎只有陆葳蕤适龄,而且陆始陆禽一直坚决反对陆葳蕤嫁给陈操之,如今趁陈操之出使北国就想着把陆葳蕤送进皇宫,忙问:“那陆氏女郎难道肯答应?”

????谢万眼睛一瞪,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必待陆氏女答应!你以为天下父母长辈都如汝叔父这般纵容你吗?”

????谢道韫俯首无言,左手握拳抵着嘴唇,轻轻咳嗽,白皙的脸颊因轻咳而涨红。

????谢安不再说陆氏女之事,关切道:“阿元,你这般咳嗽,可曾延医诊治?叔父看你这次回来似乎清减了些。”

????谢道韫是三月底在寿州八公山下送别陈操之淋雨后感了风寒的,因为是易钗而弁之身,在外不便延医,只照医方自己煎了一些药服用,拖了十天半月,病倒也好了,只是一直还有些咳嗽,当下说道:“近来天热,有些肺燥,侄女也曾服药,过些日子自然就好了。”

????谢安道:“会稽千里,车马劳顿,你独自一人何必揽此督促抗旱的苦差?”

????谢安没说出的话是,这次又没有陈操之陪你同往,你何必去!

????谢道韫又轻咳两声,说道:“侄女自幼在上虞东山长大,上虞大旱,侄女好歹也是受国家俸禄的八品官,愿去尽一份心力,而且去年冬会稽兴修水利,侄女也了如指掌,侄女去最是合适,待熬过此次大旱,侄女便依三叔父所言,回建康作三叔父的佐吏,那时三叔父应该擢升侍中了吧。”

????谢安哂然一笑,对谢万道:“你看阿元,一副朝廷命官口气,真是好笑。”

????谢万亦笑,对谢道韫道:“不信阿元能做到一郡长吏,即便有那一日,也是白发老姑婆矣。”

????谢万素来言语恣肆,谢安却不想侄女谢道韫太难堪,岔开道:“阿遏前几日从荆州南郡来信,桓右军意欲嫁女给阿遏,阿遏征询京中长辈意见,阿元,你是阿遏胞姊,你意下如何?”

????桓右军便是荆州刺史桓豁,前年在新野击败燕将慕容尘,进号右将军,便以桓右军称之。

????谢道韫道:“这个自然是由两位叔父为阿遏拿主意,阿遏呢,不要太委屈自己就是了。”

????谢安道:“男子委屈一下亦无妨,可娶几房妾侍宽慰,女子则不能委屈。”

????谢道韫不敢答话,小坐一会便告辞回自己的小院,心道:“听三叔父这口气,是要答应阿遏与桓氏联姻的了,我陈郡谢氏还是不如太原王氏啊,王述敢拒婚桓温,而我谢氏却无此底气。”

????当下谢道韫便给谢玄写了一封信,命人送至三叔父谢安处,待三叔父回复阿遏之信时一并派人送往荆州南郡。

????暮色已下,侍婢柳絮进书房点灯,见纶巾襦衫的道韫娘子在昏暗中独坐出神,一手支颐一手轻叩面前小案,似有难决之事,灯光骤亮才回过神来,却问柳絮道:“柳絮,你觉得我受委屈了吗?”

????这话没头没脑,柳絮不明白什么意思,答道:“谁敢给阿元娘子委屈受?呃,是不是——”

????柳絮想说是不是阿元娘子的的两位叔父?谢道韫赶紧抢先摇头道:“不是,叔父叔母何等宠爱我,不然,我如还能南下北上?我是问我现在这样子会不会有点委屈,不是不是,是看我——哎呀,说不明白,柳絮你不懂的。”

????柳絮松了一口气,道韫娘子说话一向从容沉着,这样小儿女态实在少见,柳絮笑道:“阿元娘子心高气傲,如何会觉得委屈?柳絮懂的,柳絮觉得娘子唯一的委屈就是不能身为男子,不然就可以出使北胡了,哦,还有另外一件委曲,可是柳絮不说——”

????谢道韫失笑,竖起秀气的双眉,佯嗔道:“今日非说不可,说!”

????柳絮瞧着谢道韫的脸色,又飞快地看了看室内,别无他人,便低声道:“娘子就是比那陆家女郎晚了一步嘛。”

????谢道韫轻“哼”了一声,说道:“这是什么话,捡宝吗,晚到一步!”以手势制止柳絮不许再说,命柳絮去吩咐厨下送晚饭来——

????因与柳絮的问答,谢道韫决定了一件事,她要帮助陆葳蕤,她虽不知陆葳蕤的性情,但陆葳蕤能面对家族的压力苦等陈操之,想必也是颇为刚强的,若压力骤然加大,陆葳蕤承受不住,却又不肯屈服,那么只有摧折消殒一条路,这事她不知道便罢,知道了若袖手旁观,以她高傲的性子,只怕会终生不得心安,以后也无法坦然面对陈操之,因为她想到了帮助陆葳蕤摆脱困境的办法,她必须告诉陆葳蕤,否则就是委屈了她自己——

????“遥望山上松,隆冬不能凋。愿想游下憩,瞻彼万仞条。腾跃未能升,顿足俟王乔。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颻。”

????这是谢道韫在去年天阙山雅集上写的《游仙诗》,虽不能从仙人游,亦不怨不悔,谢道韫非止咏絮才,亦如皑皑雪山孤松高洁,只是时哉不我与而已,即便晚了一步,又何能委屈我之本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