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五十八、一遇操之定终身-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五十八、一遇操之定终身

卷二 深情 五十八、一遇操之定终身2017-11-15 15:5:34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卷二深情五十八一遇操之定终身

????陆夫人张文说道:“就是那次去丘药对吧。*-*到来。我半路回去了。你就和陈操之游山去了——唉。这也怪我。不应该给你们单独相处的机会。你看看。女孩儿家足踝上的都被人看去了。羞人吧?”

????陆脸红到脖颈。大气也不敢出。心想:“幸好张姨只以为我脱了淌水过溪时被陈郎君看到的。若是知是特意除去鞋袜给陈郎君看的。那我真要羞死了。”张文道:“把画收起来。遮着|做什么。你能到几时!”陆慢慢收起画。低着头不敢看张姨。甜蜜和羞涩也阻不住内心沉重的忧虑。

????张文纨问:“那个陈操之知道你是今日生日。你诉他的?”

????陆隐瞒。着嘴唇应了一声。

????张文幽幽:“是个有心人。若单论人品才。三吴年轻一辈子弟真挑不出胜过陈操之的人了。这幅画与顾家的痴郎君比也不遑多让吧。真是让人惜才。是呢。你嫁他是万万不行的——”

????陆起勇气道:“姨。可我——真的很喜欢陈郎君——”脸红要滴血。但这回没低头躲避张姨的逼视。

????陆夫人张文凝视陆一会。目光移开去。望着半湖的荷叶。说道:“钱唐陈氏门第太低。咱们陆氏是不可能与其联姻的。你没考虑过这一点吗?”

????陆吃吃道:“姨。我听说。钱唐陈氏。列入士籍了。”

????张笑了笑。说:“你倒是小娘子足不出户。事情还知道的不少。不会是陈操之派人告诉你的吧?”

????陆赶紧摇头道:“没有没有我是听管事们说的。”

????张文纨道:“说这个陈操之真的很厉害原吴郡丞郎俭不是一直`压这个同乡后辈吗。谣言也氏散布出去的嗯。是谣言吗?”看了一眼陆。接着道:“现在钱唐氏却全败了。连士籍都被剥夺了。上回王相之子王来拜访你爹爹时。特的求那幅《桓伊赠笛图》观看。王对陈操之是赞誉有加。说陈操之有夏侯玄刘琨之风范日后前程不可量——琅王氏子弟个个高傲。肯这样夸奖人的还真是少见。而且还是一个寒门。不一个次等士族子弟!”

????扬州内史王来华亭之事陆并不知道。这时听张姨说王导之子也这么夸赞陈操之陆心里真是比喝了蜜还——

????却听张姨接着说道:但不管陈操之有多俊秀超拔。他的门第是改变不了的。由寒门入士他的成功。但次等士族与我们三吴高门的差距是非常明显的。这不是陈操之一人之力能改变的。这是家族世代的积累。就以陆氏而论先祖伯言公幼公是前朝的就不提吧。单说永嘉南渡四十余年来我郡陆氏就出两个开府仪同三司的一品高官。那便是汝伯祖与汝祖。此等显赫门第比之琅王氏颖川庾氏陈郡谢氏这些北的门阀又有哪点不如!而钱陈氏想要达到我吴郡陆氏这种的位。就算杰出子弟辈出。没个百年积累。行吗?”

????陆默默跟着张纨走了一段路。抬起头来含泪道:“可是张姨。我非常喜欢陈郎君。这怎么办呢?”

????陆夫人张文纨看着陆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又是气恼又是心疼。说道:“。这婚姻大事哪里能自己作主呢。不要说女子。男子也不能自己作主啊。听张姨的话。在吴郡会稽高门中寻一个合意郎君应不是难事。这世间婚姻都不是这样的吗?不少女子年少时也许有钟情的男子。嫁的却是别个男子。不也生儿育女一辈子吗?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陆道:“张姨。若我没有遇到陈郎君。那我就依着父母嫁谁都无所谓。可是现在我已经遇到了陈郎君。心里也有了陈郎君。梦里也想着陈郎君。再让我嫁给别人。我做不到。我可能。会死的——”

????张文纨听到这话。心头一震。看着陆。陆并没有那种毅然决然的神色。依然是平静温婉的样子。但张文纨知道陆的性子。看似温柔。其实倔强。与她爹爹陆纳是一个脾气。既然这么说。那真是会这么做的——

????张文纨又气又急。她原以为陆对陈操之只是喜欢而已。象陈操之那样俊美的少年郎任哪个年轻女子见到了都会有点喜欢的吧。万万没想到陆陷的这么深。竟说出之死靡它的话。怒道:“那个陈操之对你说了什么话。你如此死心塌的?”

????陆道:“陈郎君让我等着他。他一定会来娶我。”

????张文气急败坏道:“|操之这个登徒子。竟用这种花言巧语哄骗你。他怎么可能娶你!”

????陆道:“张姨。是非陈郎君不嫁的。”

????张文纨气的哭起来。说道:“好。好。我不是你亲生母亲。你不听我的话。我白疼你了——”陆拉着张文纨的手。就在湖岸碎石的跪下。仰脸呜咽道:“张姨。你就是的娘亲。不是不听娘亲的话。是因为是真心喜欢陈郎君。不说和陈郎君在一起。只一想起就觉的心里欢喜。若逼我嫁给别人。我会难过一辈子。娘亲。你帮帮——”

????张文纨没有生育。视若己出。现在听叫她娘亲。不禁心软。又见其哭的伤心。很是心疼。将陆搀起来。叹气道:“。不是我不帮你。这种事我哪里帮的了你。你爹爹疼你。说不定会被你打动。任你嫁给陈操之。可是你二伯父始。还有五叔陆他们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这是整个族的事。你承受不起的。”

????陆哭道:“陈郎君又不是无无才无德无行的坏人。伯父叔父他们为什么就要这么对啊!”

????张文纨轻轻抱着伤心欲绝的陆安慰道:“|郎君是很好我家很有眼光啊。可这不是人的问题而是门第的问题。谁都没有办法的。比如你从兄陆禽若是想娶一个寒门不。娶一个次等士族郎为妻。你二伯父非打断他腿不”轻抚陆柔背脊。柔声道:“好了好了。张姨答应帮你还不行吗咱们慢慢想办法。好不好?”

????张文纨这是缓兵之计。象这性子硬逼是不|的。反正陈操之还要守孝一年多不可能守孝期跑出来见。一年多时间水滴石穿。应该可以让慢慢忘了陈操之。

????陆慢慢止了眼泪。她极聪慧。也知道张姨是敷衍她。不过总算让张姨明白她的心事了。样有些事就不必憋在心里。她想:“爹爹伯父叔父可以阻止我嫁给陈操之但要把我嫁给别人那也的我愿意才行。总不可能把我绑去。”

????这样一想陆心里定了一。低头一看。手里的画轴被泪水打湿了一片。“啊”的一声惊呼。担'泪水将墨色湮开。赶紧展开画卷看。还好。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道:“这画上虽然没有陈郎君。但陈郎君无处不在。他在看我画我——”

????陆夫人张文看着那痴痴的样子。暗暗摇头。

????……

????八月十三。来德到陈家坞。向|操之禀报了送画给陆小娘经过。丁幼微带着两个孩儿也在。两个子是来向丑叔请教学问的。这时都竖起耳朵听。

????丁幼微见陈之墨眉蹙起。心知小郎在为陆担心。便安慰道:“小郎。陆小娘子要嫁入我陈门。有些委屈肯定要受的。不可能顺顺利利不过你放心。去年六月那次。嫂子曾与长谈。这陆氏女郎外柔内刚。很有主见的。对小郎是痴心一片——”

????说到这。丁幼微扭头对宗之润儿道:“两个小东西听什么。到外面玩一会去。小盛带们出去。”

????宗之和润儿跟着冉出去了。丁微说道:“陆使君非常疼爱女儿。就算不同意嫁你。也不会过于责罚她的。对小郎情意深重。她能坚持的。嫂子月中旬去华亭看望她——”

????陈操之道:“怕陆,的人迁怒于嫂子。让嫂子受委屈。”

????丁:“我不怕。只要能见到就行。”

????|操感激道:“多谢嫂子。”

????丁幼微道:“谢什。阿姑不在。嫂子为你操心这些是应该的。嫂子相信小郎能把陆小娘会娶进我陈门。想想两年前。谁会相信钱唐陈氏能入士籍。能把鲁氏氏斗垮。小郎用两年时间做到了这些。嫂子想啊。再有两年时间。小郎就能把陆氏女郎娶进门。”

????润儿从门边探进脑袋。笑眯眯道:“好啊好啊。丑叔要娶丑叔母了。吴郡第一名媛是我丑叔母。说起好响亮哦。”说罢。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溅起。人已跑了。

????丁幼微笑着站起身。出草棚。看到润儿飞快的跑到山坡另一边。高大健壮的冉盛正举着一把桑木大弓。准备射箭给宗之和润儿看。

????丁幼微立在玉皇山半山腰。往九曜山陈家坞那边看。秋高气爽。鸿雁高飞。从玉皇山至九曜山的广袤土的上。到处忙忙碌碌佃户正扩大耕的。有经验的老农正按陈操之的建议尝试选种两季水稻。要充分利用土的获利;靠九曜山西侧。是个大的养殖场。六畜放牧。鸡猪鹅鸭之类莫不毕备;明圣湖因为以前是咸水。一向无人问津。钱唐陈氏就把渔场建到了湖的东岸;待明年开春。大批桑树苗和果树苗将栽种在九曜山南。现在有些易栽的果树苗已经在九曜山南麓生根。展现葱绿生机;玉皇山北麓将遍植茶树。其余如烧陶场锻冶铺造纸场正有条不紊的修建。自五月至今百余日。方圆十几里范围内。一座宏伟的农舍庄园轮廓初现——

????陈操之步出草。在嫂子丁幼微身边一起远眺。笑道:“摊子铺太大。钱唐陈氏现在是负债累累。欠了两百万钱了。”

????除了欠佃户的卖田钱之外。钱唐陈氏又分别向丁幼微母家和刘家堡借了五十万钱。陈家坞以负债经营的方式急剧扩张起来。

????丁幼微道:“小郎魄力惊人。我叔父与刘族长前日估算。这些欠债钱唐陈氏三年之内就能还清。那时陈氏别墅将会成为钱唐屈一指的大庄园。想想就让人高兴啊。”

????……

????丁幼微是服一年的齐衰之丧。陈母李氏是去年十初八去世的。到今年十月初八脱孝除服。宗之润儿也一同除服。两个孩子一年来不能肉食。连瓜果都不能食用。也真是苦了孩子。

????十月十五。丁幼微带着阿秀和雨燕。向叔父丁异借了四名带刀部曲。由来德领路。前往华亭陆氏庄园拜会陆。当月二十一。丁幼微一行来到华亭。先让来去陆氏墅舍探讯。来德回来说陆小娘子不在华亭。上月就已被其父接到建康去了。夫人张氏也一道去了。

????丁幼微只好怅怅而回。归来对小说起。不免为陆牵心。因为听说陆氏族长陆始固执而严厉。只怕陆会受伯父苛责。

????十一月初的某日谢道遣仆从建康远道送信至陈家坞。说年初陈操之托陈尚带给她的曲谱她已收到。很是欢喜。又说听闻陆到建康后。便有会稽孔氏子弟孔汪上门求亲。陆始竟不与其弟陆纳商议。擅作主张婚。陆纳因陆矢志不嫁。也是无可奈何。而建康士庶对孔汪则大为非议。都说孔汪趁陈操之为母守孝夺人所爱。没有君子风范。要向陆氏求亲的话。也应该等陈操之出服来建康后。再与陈操之一较才学高下——那孔汪狼狈不。在建康竟不下去。匆匆辞婚。回会稽去了;又说桓温受封南郡`。其弟桓冲为丰城县公。子桓济为临贺县公。龙亢桓氏。如日中天。

????谢道的信洋洋洒数千言。把陈操之关心的事一一说到。唯独没有提她自己。

????——

????第二更到。今日共千字更新。求月票。眼看月底了00即将过去喜爱寒士的书友们把月票砸过来吧。非常感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cm章节更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六九中文首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