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五十六、大庄园-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五十六、大庄园

卷二 深情 五十六、大庄园2017-11-15 15:5:31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五十六大庄园

????二十九,陈家坞招募的锻冶匠纺织匠烧陶工茶农造纸匠药农渔户果农木匠商贾这十二户荫户都选定了,还有东南西北四楼的八家荫户,总共二十户注入钱唐陈氏家籍,这二十户荫户把原先的田产留给已成家的子侄,带着妻子和幼儿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来到陈家坞,托庇在陈氏门下,凭各自的手艺谋个安稳日子,陈氏家族将根据这些荫户的能力和业绩,年底会给予多少不等的钱帛为奖赏,而平时的日用支出全部由陈氏承担,所以说只要成了陈氏的荫户等于以后的日子有了保障,需要的只是你展现手艺尽职尽责而已。**-**<>

????钱唐陈氏算不得殷富,族田不过数顷,这次新分的十二顷族田尚未见收成,这一下子多出十二户荫户,要建房子给他们居住要配备相应农具,这些都需要由陈氏宗族负担,负责管理族产的陈满顿感捉襟见肘——

????老族长陈咸领头捐献二十两黄金作为家族用度,东楼陈谟的嗣母周氏也捐了黄金二十两,就连一向吝的陈满也前所未有的慷慨,捐了十万钱,相当于黄金十六两,陈满虽然斤斤计较,但也不是全无眼力的,他知道家族兴旺达指日可待,这点钱应该出,而且褚氏的那份大礼四楼又各得三顷,其余八顷作为族田,陈氏入士籍不过短短一个月,北楼陈满一家就增加了五顷良田,五顷就是五百亩之前陈满一家总共不过四顷地,现在已近十顷,还有家族的田产乃是四楼共有,陈满一想到这些,睡梦里都在笑——

????陈氏四楼算西楼最富,自然不能少捐,陈操之去向小婵要钱,小婵筹算半晌,说道:“小郎君,咱们西楼也捐二十两金子吧?”

????陈操之笑道:“小婵姐姐吝啬啊楼田产超过其他三楼总和只捐二十两金子要被六伯父笑的。

????”

????一边的丁幼微道:“小婵可不是小气,她是帮小郎持家呢,有小~在,我是轻松。”

????小~红了脸,说道:“那——捐二五两吧。”

????陈操之知道年母亲的葬礼花费了不少钱帛母亲还只是遗言薄葬,若是厚殓家底都要空了,母亲是样样为儿孙辈着想啊,问:“咱们西楼就这么点钱了吗?”

????小~道:“钱还是有,但除笔不能动的钱,其他的倒是不多,捐二十五两已经有些吃力了。”

????陈之奇道:“什么钱不能动怎么不知道?”

????小~道:“有五斤黄金。这是老主母多来一点点积攒下来地是要留作小郎君娶妻用。别地开支不能动事只有我和英姑知道——娘子回来后我把这事告诉了娘子。”

????丁幼微美眸含泪。低低地唤声:“阿姑——”深为自己不能侍奉阿姑终老而内疚。

????母亲虽已不在母爱永留心田。正如日月星辰之光永远照耀。陈操之沉默了一会。说道:“族中需要为荫户建造房舍。西楼应该出一份力。母亲若在世。也一定会这么做地。咱们捐二斤黄金。三十二两吧。现在西楼陈氏又多了五顷良田。每年可增加不少收入。到时再把那五斤金子补足就是了。”

????小~虽然不大情愿。但小郎君这么说了。她自然不敢违逆。

????丁幼微道:“我也捐四两金子吧。这是我地妆奁钱。”

????陈操之道:“嫂子就是我西楼陈氏的人,何必另捐!”

????丁幼微道:“那就放在一起,西楼陈氏共捐三十六两,反正我留那些金子也派不上别的用场。”

????陈操之道:“嫂子真好。”

????丁幼微莞尔一笑,说道:“嫂子难道不是西楼陈氏的人吗,说什么好不好的!”

????如此,四楼共集黄金近百两,约值六十万钱,还有族产积累的三十余万钱,总计近百万钱,陈操之与族中长辈商定,拟就了一个六年的长远规划,要把陈家坞扩建成钱唐甚至吴郡的第一等大庄园,庄园北向钱唐江南岸延伸西北方直至明圣湖畔东南两个方向要把九曜山玉皇山全部囊括其中,庄园规模如此之大,自然不可能竖墙隔离,只须在道路口设木栅门便可,庄园内除了种植稻麻麦粟之外,要展锻冶养蚕纺织烧陶酿酒养鱼制茶造纸种药种果这些产业,除供庄园内部使用之外,其余的由那户姓成的荫户运出庄园进行货殖贸易,以求更大的利益——

????这些当然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且钱唐陈氏目前的财力也不足以全面铺开,但只要按规划一步步来

????都是眼见可以实现的,陈氏族人都是信心百倍,一个入士后的变化是巨大的,近乎脱胎换骨,更何况有陈操之这样目光远大为之筹划,短短数月,家族面貌一新,新兴士族总是富有朝气的,陈氏年轻子弟个个手捧诗书,苦读不已,因为明年就是三年一次的郡中正访察贤才之年,陈氏子弟可以同全朱顾范,杜丁戴的子弟一样以士族身份参加明年九月的齐云山雅集了,但陈氏待品的年轻子弟除了陈尚颇通儒学外,其余陈谟陈谭仅通毛诗论语而已,比宗之和润儿水平还差一些,宗之润儿在娘亲和丑叔的指教下都已经开始学王弼注的《老子》和《庄子》了——

????至于北楼陈满的两个儿子陈溯和陈,更只是勉强读通了论语,而且陈溯陈洄年龄都过了二十,已娶妻生子,再要他们读书那真是太难为他们了,陈满深为后悔,以前不应该认为读书无出路啊。

????陈咸安慰道:“六弟,一个家族不可能个个子弟都步入仕途,就以陈郡谢氏为例,谢安石大才,还不是甘居幕后,现在迫于无奈才出山,六弟及溯侄洄侄就为家族打理产业,这可是非常重要的,是为陈氏立族之本。”

????陈满点头称是,也只有这样了,而且他的两个儿子不大爱读书,比较喜欢经营田产,觉得在庄园里做富家翁田舍郎也不错。

????五月以来,陈家坞这一带大兴土木,一切有条不紊地展开,除了必要的工匠外,其余杂工都是陈氏佃户主动承担,受陈操之的母亲影响,陈氏对佃户一向比较宽厚,大多数人还是知道感恩的,陈氏入士籍之后新得四十顷地,又需要招收四十户佃农,鲁氏和褚氏败落后,很多原先依附于鲁氏褚氏的流民和佃户都聚到陈氏这边来,还有不少自耕农,有些是濒临破产的,就把田地卖给陈氏,自身则成为陈氏的雇农—

????比较好笑的是,为陈氏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购买这些自耕农的田地,这些自耕农就让陈氏先欠着,他们只求得到陈氏的庇护,能安稳地耕种生息,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钱唐陈氏短期内又兼并了十余顷地,却欠雇农一百余万钱,可谓负债累累。

????陈满想按其他士族惯例,容无籍流民不报官府备案,这样陈氏可省一大笔赋税支出,但陈操之坚决制止,收容流民可以,必须到县上注籍,该交的赋税该服的徭役决不偷漏逃避,陈操之也建议丁氏和刘家堡逐步将庄园里的隐户注籍,因为陈操之隐约记得就在这其后的两年,大司马桓温会主持推行一次大土断,东晋控制的所有州县都要大阅户口,严法禁出隐户,侨人流民悉归籍,很多高门大族被迫交出数以万计的隐户,次等士族被抄家的也不在少数,这就是史上着名的桓温庚土断——

????让陈操之稍惑的是,今年是升平四年,岁在庚申,离下一个庚年还有五十年,桓温已年近五十,怎么可能再活五十年后主持庚戌大检籍,依历史进程,五十年后刘裕大权独揽,正要逼晋帝禅位了吧,所以陈操之猜想,这个庚戌应该是指某月某日,而不是指年份。

????六月十八,宗之生日,陈之也为宗之画了一幅画像,是宗之执笔临帖时的样子,既端谨又可爱,另将谢道从曹娥庙里拓来的王羲之所书的曹娥碑帖子送给宗之,宗之最爱王羲之的行楷。

????七,吏部祠部与谱牒司文书到达钱唐,褚姓家主六品丞郎褚俭被贬为庶人,褚氏被剔出士籍,原赐的二十顷官田被收回,荫户四散,原先依附褚氏的流民隐户被钱唐其他士族吸纳,褚氏的田产转眼就去了一大半,褚氏虽然愤恨,但现在无官无职,而且成了庶族,又哪里还有资格与陈氏对抗,只有饮恨吞声而已。

????本来今年初,陈谟陈谭要赴吴郡求于徐藻门下,但因陈操之母亲病逝,所以耽搁了,现在族中事务初定,九个月的丧期已过,陈谟陈谭便一道去吴郡狮子山下徐氏草堂求学,为明年的齐云山雅集勤学苦读。

????据吴郡传来的消息,陆纳已朝廷征召,赴建康就任左民尚书这一显职,而八月初八陆葳蕤十七岁的诞辰也快到了。

????WWW.69ZW.COM六九中文首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