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五十五、意外之喜-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五十五、意外之喜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五十五、意外之喜2017-11-15 15:5:30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天已黄昏,晚霞从西面的明圣湖上空铺展过来,。**-**

????陈操之与嫂子丁幼微还有宗之和润儿端端正正跪坐在三楼小厅,陈操之将一幅画轴捧在手里,恭祝道:“嫂子,祝你生日快乐!”

????丁幼微从没听过这样的寿诞祝词,有些心慌意乱,“啊”了一声还礼道:“也祝小郎快乐。”

????润儿小嘴抿着一声不吭坐姿甚美,看着陈操之对着她说:“润儿,祝你生日快乐!”也捧上一幅画轴。

????润儿笑眯眯道:“丑叔也快乐——丑叔这是送给娘亲和润儿的礼物吗,是丑叔的画吗?”

????陈操之微笑道:“子润儿,我在玉皇山不能给你们准备别的礼物,就画了两幅送你们。”

????润儿已经展开画卷,剪水瞳一下子瞪大了,惊喜道:“啊,画的是我—润儿,好美。”又赧然补充道:“是说丑叔的画好美。”

????小~青枝四都过去看画,只见三尺画卷上,一个垂髫女童手里牵着一线纸鸢,是奔跑的姿势,女童眉目如画,神态宛然——

????小婵赞道:“画得真象,把儿小娘子的美丽和可爱画出来了。”

????丁幼:挪膝来看,点头道:“小郎画技大有长进啊,神情毕肖。

????”

????润儿道:“娘。丑叔送娘亲地礼物呢。看看把娘亲画得怎么样了。”

????不知么。丁幼微有些怕展开这幅画卷。便把画轴递给润儿。笑道:“你打开看。”

????润儿徐徐展开画卷。很快小嘴成“O”形。抬眼看看面前地娘亲。又看看画中人。惊叹道:“丑叔把娘亲画得好美!”

????小婵青枝雨燕阿秀一齐惊叹。都说:“娘子好美!”

????丁幼微脸色绯红很好奇。不知小郎把她画成什么模样。探身过去一看。画上一个素衣女子跪坐在绿色茵褥上。身前一具龙身凤形金彩翠藻地;:。素衣女子眼似秋波眉如远山。脸与身子稍微左侧着。正在弹奏<:腕如玉映着金彩翠藻地<:素色襦裙与碧绿地茵褥相映。用色绚丽且有质感一种沉静之美—

????丁幼微心里“怦怦”跳,的确画得很象,而且那种优雅温婉的气质表现出来了,自去年顾恺之来陈家坞之后,小郎的人物画技法真是运用得熟老练了让丁幼微心“怦怦”的却不是这些,而是画中人左耳边脖颈上的那粒小痣虽只是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那么一点,但丁幼微却知道那就是一粒痣,因为她左耳边就有那么一粒,揽镜前后照映可以清晰地看到,现在,小郎却把她这个小痣都画上去了固然是一个画师应有的观察能力,但丁幼微还是觉得有些羞涩——

????陈操之微笑问:“嫂子画得还好吧?”

????小郎的眼神幽深沉静,看着就让人安心幼微含笑道:“好,嫂子很欢喜。”

????来圭妻子赵氏上来说水引饼熟了少主母小郎君诸人去食用。

????陈操之与冉盛吃了几碗水引饼,便步行回玉皇山,丁幼微带着两个孩儿送到大门口。

????半圆的月亮已经升起,不须灯笼,道路朗朗可见,在要转弯时陈操之回头望,嫂子牵着宗之和润儿还站在大门边,想着以前母亲都是这样送他或等着他归来,不禁心头一痛——

????……

????贾弼之与祠部吏部官员一行十六人还要赴其他州县为卢氏郑氏颁赐官田,四月十五日便离开了钱唐,陈操之与陈尚到驿亭相送,贾弼之对谢道之事半字未提。

????王劭则继续留下审案,鲁氏冒注士籍案去年就已鞠审过,除了鲁氏与褚氏之间的往来关系被刻意遮掩之外,其余案情都很清楚,褚俭早已派人恐吓过鲁氏的几个知情人物,说鲁氏若敢胡乱攀扯就将被贬入丹书隶籍,隶户来源于俘虏和罪犯,户籍用赤纸,就是所谓的丹书隶户,最为卑贱,若被贬入隶籍,那真凄惨至极了,鲁氏自然不敢多说什么,而且把褚氏拖下泥潭对他们毫无益处,而褚氏不倒,以后还可以关照鲁氏一些,对于这点,鲁氏族人还是明白的,所以王劭的属官传审他们时,都绝口不提冒注士籍与褚氏有任何关系——

????但鲁氏民愤颇大,不断有其他农户前来控诉,欺男霸女夺人田产,很多恶行其实是褚氏指使鲁氏干的,而侵占的田产大多归褚氏,鲁氏撑不住了,若把这些恶行全部揽下,那鲁氏真要被贬入隶籍了,所以终于招供冒注士籍是因为有褚氏支持,前两次检籍都顺利地避过了,而褚氏通过鲁氏侵占的田产竟达一百顷之多,褚氏本身有一百五十顷左右的田产,加上近十年来兼并的这百

????褚氏已是钱唐富,田产胜过了钱唐士族中排名第一—

????褚俭见事情败露,使出了他最后的杀手锏,就是送给陈氏的那二十顷地,四月二十一,褚俭夜来见王劭,诬称外唐陈氏也与鲁氏勾结,陈操之的从兄陈流就与鲁主簿关系密切,去年秋陈流因妻子与鲁主簿有奸情,陈流杀死了鲁主簿,随后自尽身亡,这在钱唐是尽人皆知的事,钱唐陈氏与鲁氏之间的关系纠缠不清,而且这次陈氏还借鲁氏冒注士籍之案来要抰褚氏,逼近褚氏割让二十顷良田于陈氏,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若王劭一力要严究此案,那么钱唐陈氏也难逃罪责。

????褚俭心知王劭这样的高门子弟最重名声,王邵十日前盛赞陈操之堪比夏侯玄刘~,这下子钱唐陈氏突然也卷入鲁氏冒注士籍案,传扬出去对王劭名声有损,会受眼拙无识之讥,所以说王劭应该会把此案从轻处理,这样他褚氏也可从容脱身,当然了,褚氏日后在仕途肯定是无望了,但总比剥夺士籍强;即便王劭服散脾气暴躁,不顾自己名声受损,定要追查此案,那拖到陈氏一起也好得多,要沉沦就一起沉沦——

????这就是褚俭的险恶深沉的用心!

????扬州内史王劭轻轻摆动着手中玉柄~尾,含笑倾听褚俭忽而乞怜忽而要抰的陈词,只觉得好笑,也暗暗佩服陈操之智计过人,陈操之似乎料定褚俭最后会来这一招,哈哈,在知道事情原委的情况下看褚俭此时的言行真如伶优表演一般滑稽可笑啊。

????褚俭说得口干燥,王劭只是微笑,也不动怒,这让褚俭胆战心惊,不明白王劭为何能如此淡定,便也闭了嘴,一时间室内静寂异常。

????王劭~尾一拂,问:“褚丞郎,有何话说?尽管说,我都听着。”

????褚俭有些慌,说道:“王内史明鉴,褚某所言件件属实,陈流与鲁氏家主同归于尽之事陈氏要挟我褚氏割让二十顷良田之事,王内史派人一查便知,当然,陈氏会狡辩会抵赖,但事实如此,无论怎样也是改变不了的。

????”

????王劭用~尾玉柄在身红木案上敲击了两下,便有一个侍从捧来一叠簿册搁在案上,王劭温言道:“褚丞郎,你看看,这可是那二十顷良田的簿籍和田契?”

????褚俭睛一看,顿时眼前一黑,干脆就晕倒在地,却又没昏透,耳边但听得王劭冷冷道:“你将田契簿籍送到陈家坞的当日,陈氏族人便将褚丞郎的这份厚礼送到我这里来了,至于说陈流,前年就已被钱唐陈氏逐出宗族,这个是一问便知的事——褚丞郎还有何话说?”

????褚俭挣扎坐起,他知道这回完了,褚氏彻底完了,谁也救不了褚氏溺水将毙而最后一根稻草也从手里溜走了,陈操之,你不是说以直报怨吗,你这是落井下石啊!

????……

????四月二十五日,褚文谦挪用官库扩建县舍案鲁氏冒注士籍案一齐了结,褚文谦免官原先一直拘押在县监牢的鲁骏判流放广州为终生苦役,因为褚俭是六品丞郎,王劭无权处置,还得禀报扬州刺史和吏部,王劭的判词建议将褚氏从士籍中除名,褚俭削职为庶人——以王劭的资历和声望,这两项判决建议定然会被采纳,钱唐士族依旧是八姓,只是褚氏被剔除,代之的是新兴士族陈氏。

????王劭是个妙人,回扬州之前再访陈操之,将褚氏那二十顷良田的簿契带去交给陈氏族长陈咸,笑道:“这是褚氏的厚礼,陈族长务必收下,钱唐陈氏才区区五十顷地,恨少恨少,这二十顷良田可小补不足,哈哈。”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当初褚俭为了引诱陈氏接受这二十顷地,挑的可是钱唐江南岸最为膏腴之地,而且离陈家坞也不远——

????王劭见到陈操之只问了一件事:“褚文谦已免职,操之以为谁可暂代钱唐县令一职?”这又是在给陈操之造势啊。

????陈操之道:“承蒙王内史下问,操之就斗胆一言,操之以为钱唐县相冯梦熊品行才识俱佳,可担此任。”

????王劭回到县城馆驿,即请冯梦熊来相见,冯梦熊博通儒学尤善周礼,=:谈之下王劭颇为满意,当即任命冯梦熊暂代钱唐县令,一年后若是政声颇佳则表奏朝廷正式任命。

????———————————

????晚了半个小时,第二更还是送到了,操之终于稳定了后方,哈哈,书友们还有票票没,继续支持小道吧,历史分类月票榜竞争真激烈啊,小道明天继续六千字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六九中文首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