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八、春风沉醉的夜晚-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八、春风沉醉的夜晚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八、春风沉醉的夜晚2017-11-15 15:5:22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玉皇山半山腰望出去,晚霞如天火烧云,群山苍茫外的明圣湖云蒸霞蔚碧波千顷,景色壮丽让人满怀豪情。**-**

????陈尚接过来德奉上的一碗清茶,一气喝干,长长舒了口气,对陈咸道:“爹爹,儿子得知入士籍的好消息,立即动身回乡,前后十二天,日夜兼程,虽然辛苦,但心里快活啊。”

????陈咸看着儿子陈尚意气风的样子,再看看侄儿陈操之,只是微微而笑,目视天边云霞,似乎看不见的远处有更美好的事等着他,而入士籍,仅仅是刚刚开始而已。

????暮春天气,草长鸢飞,陈操之手植的两排松柏含青吐翠,显现勃勃生机。

????众人也不进草棚坐谈,就立在檐下说话,一边淋浴春日山野的晚风。

????丁异对陈氏入籍虽然高兴,却也感觉很突然,说道:“操之因母丧不能进京参加十八州大中正考评,放弃了入士籍的机会,丁某甚是惋惜,不料峰回路转,入士籍之事竟已定下来了,真让人大惊喜。”

????陈尚道:“十六弟虽未去建,但才华和纯孝的名声远扬,大司徒依旧将钱唐陈氏与其他五姓一并考虑入士籍,因年前淮北战败,损兵失地,是以入士籍之事搁置不议,新年朝会,桓大司马再提六姓入士籍之事,朝廷犹议未决,二月初朝廷征拜扬州内史~希为徐州刺史,同时由尚书仆射王彪之会同司徒府吏部及诸州中正,正式通过汝南梅氏琅琊孙氏颖川陈氏分支~阳郑氏分支诸城刘氏分支范阳卢氏分支这六姓入士籍,谱牒司自升平四年三月起改注籍状,六姓自此列入士籍,每姓即赐官田二十顷荫户二十户,谱牒司吏部祠部的曹吏将于本月初启程分赴六姓居住地,改注簿籍分官田,至于荫户由六姓自行招募上报,注入家籍便可。”

????赐田二十顷;户二十户,这是末等士族的待遇,丁氏就拥有二十户荫户实际远不止此,入了士族,便有附近破产的自耕农前来依附地自然兼并,一个家族眼见就会急剧壮大起来——

????族长陈咸心潮起伏,感慨道:“自去年端午后我与尚儿赴建康,至今已近一载,数月企盼,一朝功成,真如梦幻。”

????陈之暗暗点头:“谢万兵败被贬为庶人,豫州就纳入西府的势力范围温权力愈重,朝廷为牵制桓温,提拔~希为徐州刺史,又为了安抚桓温,就同意六姓寒门入士籍,此间关系甚是微妙啊,东晋一朝,很有点后世那种君主立宪制的意味皇帝权力有限,全靠几大门阀相互制衡维持国祚,所以有‘王与马,共天下’的说法,而丞相王导也为其他门阀作出了榜样王导功高而不震主性情谦和宽厚,高风亮节为南北士族所景仰琊王氏作为东晋屈一指的门阀至今无人能撼动,王导制定的‘维系伦纪义固君臣’的政治措施为后来的执政门阀所不敢逾越亮殷浩虽权倾一时,对朝廷依然是恭恭敬敬温亦如是,至少表面上如此。”

????丁异道:“桓大司马决意助六姓入士籍。是因为操之得~嘉宾赏识地缘故。操之固然是天才英博亮拔不群。这际遇也是极佳。先后得桓参军全常侍陆使君~嘉宾谢安石赏识。这些人物任是其中一位片言嘉奖都可让人身价倍增。更何况这些高超名流同声夸赞!”

????丁春秋补充:“爹爹。还有葛稚川先生支度大师。”

????丁异连连点头道:“对对。葛稚川支度一道一僧。都是世外高人。竟也赏识操之。操之正值如明珠美玉人见人爱。

????”

????陈尚笑道:“不过对我钱唐陈氏入士籍。诸州大中正有一提议。待十六弟服孝期满除服后。即赴建康一行。当廷辩论。若是名不符实并无真才实学。就将剥夺钱唐陈氏地士籍。”

????陈尚说得很轻松。并无任何担心。他现在对这个十六弟是佩服至极。因为自去年五月谋入士籍以来。前路真如一团迷雾。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但十六弟没有出半点差错。分析料事也是极准。

????丁异笑道:“这些大中正也是儿戏,操之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吗!”

????刘族长见陈氏入了士籍,不免有些妒羡,心想:“我钱唐刘氏若是大汉宗亲就好了,可惜不是。”说道:“操之贤侄,那褚氏现在奈何不了陈氏,只怕要揪住我刘氏立威了,杀鸡骇猴啊。”

????刘族长与其子刘尚值一样,说话颇为滑稽。

????陈咸忙道:“刘兄,陈刘两氏乃是世谊,荣辱与共,且听操之有何良策?”

????陈操之问

????“三兄,孙泰回来了没有?”

????陈尚道:“孙泰以道术游走于京中权贵豪门,要下月才回来吧。”

????陈操之又问:“谱牒司祠部的官曹大约何时会到钱唐?”

????陈尚道:“估计也要下月,要先去江州郑氏,然后再转道来吴郡。”

????陈操之点点头,见天色已暮,请丁异等人进草棚,围着松木几案坐定,陈操之说道:“钱唐蔽塞,京中的消息没这么快传来,就算褚俭得知六姓入士籍的消息,要传与褚文谦知道也要好几日,有这几日就够了,可以让褚文谦这个县令当不成,褚文谦是其叔褚俭任命的,褚文谦渎职,褚俭难逃其责,若谋划得好,钱唐褚氏从此可以休矣。”

????丁异眼睛一眯,:“操之有何良策?”

????陈操之道:“昔日绣林七贤涛之孙山遐为余姚令,多任猛政绳以峻法,上任八十日,查出隐户人口近万,这些都是从次等士族和寒门庶族的庄园里搜查出来的,山遐还想扩大成果,开始搜查会稽四姓虞魏孔贺的虞氏,虞氏家主虞喜私藏隐户三千,按律应弃市,但结果如何呢,山遐罢官,虞喜丝毫无损,盛名依旧,屡辞朝廷征召,一心做他的高士——山遐为政并无私心,只是过于刚直,犹被罢官,更何况褚氏叔侄这种假公济私的行径,褚氏不败,更待何时!”

????丁异陈咸刘长连连点头,只听陈操之道:“我让来福留心县上之事,据说褚文谦上任伊始便扩建县衙装饰居室——这县衙署舍也有定制,不是说新任县令上台说建就建的吧,丁伯父可知此事?”

????异道:“县舍署衙十年一建,平日只能翻修,钱唐县舍远不到十年吧—去年鲁氏以冒注士籍罪查处,不是抄没了二百余万钱吗,褚文谦接任县令后便用这两百万钱扩建县舍了,不过这算不得什么大罪,毕竟是用于官衙。”

????陈之道:“要的是这个契机,只要肯查,褚文谦就决不止扩建官衙这一件事。”

????丁异暗暗点头,陈操之才十七岁,却老深算,而且精于世故,没错,要的就是借扩建县衙查出褚文谦其他枉法之事,那个被陈流杀死的鲁主簿说什么也与褚氏脱不了干系,去年是被褚俭遮掩过去了,这次给他揪出来,让褚氏与鲁氏做难兄难弟去。

????丁异刘族长陈咸陪着去陈家坞用晚餐,当夜就在陈家坞歇夜,以前丁异是决不肯在陈家坞过夜的,虽然允许丁幼微回归西楼陈氏,并且亲自致奠了陈母李氏,但在在丁异心里,还是有着比陈氏高一等的感觉,他是屈尊俯就,但现在,钱唐陈氏亦列籍士族,钱唐八姓成为钱唐九姓了,而且以陈操之的才学和声望,两年之后赴建康,名声大振之后再入西府,必得桓温重用,到那时丁氏的确是与有荣焉,当年幼微嫁与陈庆之倒有可能变成是高攀了,世事难料如此——

????因为要蒙蔽褚氏,陈咸并未对族人宣布这一重大喜讯,等扳倒了褚氏京官来分官田时再对族人宣布此事也不迟,但陈咸实在太高兴了,独自出神时口里还念诵着:

????“南有嘉鱼,然罩罩。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

????翩翩,然来思。君子有酒,嘉宾式燕又思——”

????这是老族长陈咸最喜爱的诗句,高朋满座,宾主淳朴,池里的鱼儿轻轻摆动鳍尾,往来倏忽,怡然自得,宾客们聚集在厅堂,大排筵宴,席间觥筹交错,笑语盈盈——

????……

????陈尚并未随父亲陈咸回陈家坞,他独自留下与十六弟密谈。

????草棚里一盏青油灯燃起,灯火晕黄,山野草木的气息随晚风飘进来,让人陶醉,这对族中兄弟相视而笑。

????陈尚道:“十六弟,按你嘱托,《一卷冰雪文》与《明圣湖论玄集》已交给谢玄谢公子,谢公子很是欣喜,不过愚兄问起谢公子的表兄祝公子,谢公子却脸现悦之色,未知何故!”

????陈操之问:“三兄此番未曾见到祝公子吧?”

????陈尚道:“未曾见到,谢公子说其表兄随安石公去姑孰西府了。”

????陈操之一愣,谢安这么快就应桓温之聘入西府任职了?

????———————————

????第二更到,谢谢书友们,寒士月票冲上了分类第四总榜前二十,这是寒士上架以来最好的成绩,非常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操之在解决了褚氏无后顾之忧之后,即将踏上建康之旅,小道也很期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