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四、松脂的香味-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四、松脂的香味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四十四、松脂的香味2017-11-15 15:5:14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族长陈咸见陈操之眉头微蹙,一时未回答他的问话语气道:“操之,伯父知你思虑深沉持重谨慎,绝非寻常少年人,但这情之一字,古来多少豪杰亦难洒脱,沉迷其间铸成大错的不在少数,操之不可不慎。**-**”

????陈操之心知在这方面与四伯父是无法沟通的,便道:“四伯父,小侄想知道这是哪里的流言,又是怎么流言的?”

????陈咸道:“亦不知从何流出,伯父是听县衙一个老文吏说的,说你在吴郡求学就与陆氏女郎过往甚密,你回钱唐,那陆氏女郎还来陈家坞访你,还有,上回你母亲出殡,陆府来致奠的有个小婢披麻戴孝,好生奇怪!”

????陈操之爱陆s,决意要娶她为妻,他与陆s恋情迟早要大白于天下,到时候议论蜂起群情汹汹,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若一味隐瞒肯定是不行的,不可能一直瞒下去,除非他不想娶陆s,现在最先的压力来自家族内部,如果连这点压力都不敢承担,那以后还如何面对陆氏乃至整个三吴士族的压力?

????陈操之波澜不惊地说道:“回四伯父的话,小侄与陆氏女郎并非私情,六月间陆氏女郎来陈家坞拜见先慈,先慈很喜爱她,视她为未过门之媳,那个小婢,是陆氏女郎命其代为尽孝的。”

????石破天惊,老族陈咸脑子里轰然一响,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正想听陈操之怎么解释呢,那流言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陈咸还是不信的,操之为人端谨,谋定而后动,这从操之谋入士籍和对付鲁氏可以看出,操之绝非行事佻脱之人,这流言肯定是别有用心之人编造的的是阻挠钱唐陈氏入士籍,这非常时期制造这样的流言蜚语,居心险恶啊——

????但老族长陈咸万万没有;到陈操之却是这样回答他,一时间瞠目结舌,好半晌才声音干涩道:“操之,你要三思啊,当初汝兄庆之娶幼微,闹得整个钱唐县沸沸扬扬氏不过是末等士族,而陆氏则是江左第一等门阀若想娶陆氏女郎,更要难上百倍啊,只怕到时我钱唐陈氏在江东寸步难行啊。”

????陈操之道:“伯你不要着急,这些事我都想过,可是情之一事的确匪夷所思与陆氏女郎虽然门第悬殊,却倾心相恋陆使君虽不知此事,但先慈却是知道的,所以不能算私情,而且当初先兄娶我嫂子,四伯父似乎也是认为决无可能,而现在嫂子不是还在陈家坞吗,只可惜先兄无寿欠了这样贤惠的嫂子——”

????陈咸当年是竭力反对之娶丁幼微,说一旦高攀不成既得罪士族又疏远了其他寒门庶族钱唐陈氏很不利,虽然后来婚姻得成自庆之去世丁幼微被强行带回丁家后,陈氏在钱唐的地位的确尴尬,士族固然看不起其他庶族也对陈氏敬而远之,只是近两年来由于陈操之的亮拔特出,才一举挽回钱唐陈氏的颓势,但吴郡陆氏可不是钱唐丁氏能比的啊,陈咸忧虑道:“操之,陆纳陆使君性情宽厚,但陆纳之兄身居五兵尚书的陆始却是比丁异还要固执和势利的,陆始是陆氏族长,陆氏女郎想下嫁寒门,几无可能。

????”

????陈操微笑道:“四伯父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陈氏入士籍大有希望——”

????陈咸不放。问:“何以见得?”

????陈操道:“永嘉南渡四十余年来。门阀升替如转篷。其中上升最快地当属国龙亢桓氏。大司马桓温集内外大权于一身。龙亢桓氏可谓如日中天。但桓大司马讳言先祖之事。世人只知其父桓彝是南渡功臣。却不知桓彝乃是桓范地后人——”

????陈咸问:“桓范又是何等人物?”

????陈操之一愣。四伯父也是饱学之士。怎么会不知道桓范其人。桓范是魏明帝时地尚书大司农。是大将军曹爽地智囊。曹爽被司马懿所杀。桓范亦被诛三族。这就是嘉平之狱。司马氏处置曹爽一党。手段残忍。司马氏自己也讳言之。魏晋典籍亦语焉不详。四伯父陈咸不知桓范何人也不稀奇。当下也不细说。只是道:“桓范是百余年前地人物。因罪被诛。桓大司马极有可能是桓范之后。此事伯父知道就行了。不足为外人道也——小侄地意思是说龙亢桓氏是后起门阀。桓大司马虽然权倾朝野。但琅琊王氏太原王氏这些大门阀对龙亢桓氏依然存有藐视之意。适值谢万~昙北伐失败。桓大司马染指豫州中。势力更张。而新兴士族有利于牵制大门阀。六姓入士籍。桓大司马必乐见其成。”

????陈咸叹服。他只知道陈操之博通儒玄书法音律闻名。却不

????之对时事亦了如指掌,有着智珠在握的从容,若钱唐入了士籍,那自然与陆氏的地位就接近了一些,可是低等士族与高等士族联姻极为罕见,更不用说陆氏这种顶级门阀,与其联姻的不出顾朱张虞魏孔贺这七大姓,与侨姓士族也从不联姻,当年王导为其子向陆玩之女求亲,陆玩拒绝,陆玩便是陆纳之父,若操之真的娶了陆氏女郎而且未与陆氏反目成仇的话,钱唐陈氏的族望和地位将会飚扬,那陆氏女郎既肯来陈家坞拜见操之的母亲,又让贴身小婢代她为陈母披麻戴孝,如此看来此女是一心要嫁操之的了,就象当年丁幼微百折不挠要嫁庆之一样——

????老族长陈咸看着陈操之,虽然麻衣披,面容也稍显瘦削,但墨眉星目,俊逸姿神采不减,不禁想:“肃弟二子都英俊不凡,难怪会有士族女郎倾心。”说道:“罢了,操心不需伯父操心,与陆氏女郎之事你自己量力而为吧,但目下的传言该如何应对?”

????陈操之道:“此事既然传扬开来,辩是辩不清的,越辩越下乘,也不必去刻意应对,小侄心想这流言大约是褚氏散布的,我现在为母居丧守孝,陆葳蕤也在为亡兄守齐衰一年之丧礼,这时传布这样的流言是让人反感的,伯父可以让人稍稍引导下这流言,让其锋芒直指褚氏,就说这是褚氏散布的,目的是想为鲁氏翻案,还有就是褚俭想做稳吴郡太守之位,世人喜欢这样复杂而牵扯的流言,就让他们传布去吧,让褚氏搬起头砸自己的脚吧。”

????老族长陈咸呵呵而笑,心下畅快,来时的忧心忡忡已经完全没有了,又叮嘱陈操之要保重身体,便与儿子陈尚回陈家坞去。

????此时日已昏黑,陈操之在油灯下取出谢道的松脂密封的信,撕开封口,那片松脂落在火盆里燃烧起来,香味溢满冬夜的草棚。

????谢道写这封时是十一月十四,已经得知陈母李氏去世的消息,陈操之在吴郡真庆道院为母祈福抄写《老子五千文》这次又因为母病放弃进京参加入士籍考核,纯孝之名天下知闻,所以陈母李氏病逝的消息于冬月上旬传至建康时,很多人都感叹陈操之放弃入士籍的机会而留在母亲身边是何等的明智,不然将后悔终生——

????谢道在信里倾诉了三她父亲谢奕去世时她的哀伤心情,以及对陈母李氏病逝的追思怀念,劝慰陈操之节哀顺变,怜惜之情溢于笔端……

????陈操之览信然泪下,东晋之季,疫病流行,丧乱之极,一个人往往自小就在各种丧礼守孝中长大,感伤情绪渗入骨髓融入血液,魏晋名士的放荡旷达惊世骇俗和及时享乐的思潮就是这样形成的——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

????昼短夜长,何不秉烛游?

????为乐当及,何能待来兹?

????……

????谢道这样才高傲世的女子也有忧伤柔弱的一面,写这封信时的谢道,哪里还有半点咄咄的辞锋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傲态,有的是善解人意和款款深情——

????火盆炭火热气升腾,让陈操之手足温暖,而这千里外的来信,则带来心灵的暖意。

????陈操之收好信,独坐沉思,按历史进程,谢万被贬为庶人之后,次年官复散骑常侍,很快便郁郁而终,谢氏家族的危机因为谢安的出山而化险为夷,谢安才识出众,绝不是其弟谢万那种华而不实的所谓名士,谢安将会引领谢氏家族达到巅峰——

????但谢道一定得嫁给王凝之吗?谢氏此时处于危机之中,与琅琊王氏联姻有利于稳住谢氏的地位,婚姻是一种交易,各大门阀莫不如此,“不意天壤中乃有王郎”这样的含怨的话似乎难以避免——

????又想起褚氏散布流言之事,他这边暂时还承受不到什么压力,与四伯父一席谈,至少家族内部不会对他施加压力了,而陆葳蕤那边压力则要沉重得多,s是个小女子,陆氏家族肯定会知道那些传言的,少不了要有严厉的质问,道路阻且长,清纯娇美的陆s蕤——她能坚持吗?嗯,她让短锄代她为我母亲披麻戴孝,她就是把自己当作陈门媳妇了,她一定能坚持,葳蕤和嫂子一样,是外柔内刚的女子。

????—

????很想多码一点,可是熬到现在也只有一章,过渡章节真是难写,请书友们体谅一下,双休日我会加更,尽快写过这段情节,去建康,去建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