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九、我心匪石(求票)-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九、我心匪石(求票)

卷二 深情 卷二 深情 二十九、我心匪石(求票)2017-11-15 15:4:51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操之听说刘尚值辞官了,非常惊讶,对于一个初入弟,能在太守府做属官已经很不容易,这是日后升迁的资历,而且上次刘尚值陪扬州名医杨泉来陈家坞,说起自己在陆使君手下做文吏是相当满意的,为何突然就辞职了?

????刘尚值见陈操之眼有问之意,叹息道:“子重你还不知道吧,陆使君爱子陆长生已于上月十七日归天了。*-*”

????“啊!”陈操之不禁恻然,来德和冉盛是上月初九到的吴郡,回来报知陆长生病重,没想到才过了几日就去世了,陈操之虽料知陆长生命不长久,但现在听到陆长生的死讯,依然震惊,感觉很突然,他在吴郡时见过陆长生几次,陆长生容若槁木魂不守舍,也未说过什么,并无交情,只是念及陆使君丧子之痛陆葳蕤失去兄长的悲伤,也不禁黯然神伤,说道:“我竟不知此事,不然虽不能亲往,也要遣人去吊。”

????刘尚值道:“子重不必伤感,汝从兄陈尚已前往吊,并送了钱物布帛助葬,又以友人的身份送长生公子的灵柩去了华亭墓地,后才赴建康,我与仙民长康也就起程来你这里。

????”

????陈操之道点点头,问:“那么尚值辞职又是何故?”

????刘尚值苦笑道:“:使君因爱子亡故,心痛至极,无法理事,已经上表朝廷辞了太守之职,由褚丞郎暂摄吴郡太守之位,我就只好也辞职了。”

????陈操之明白了道:“褚俭恨我迁怒于尚值?”

????刘尚值道:“与无关,是不想在褚俭手下做事。”

????丁春秋摇头道:“那褚俭狭量浅,接管郡署不到三日,就给尚值安排了很多苦差,明显是刁难尚值,这等人太可恶了。”

????顾之道:“尚值辞职最好。不然在褚俭手下是受折磨。区区无品文吏算得什么。我父年初由尚书左丞迁荆州别驾。辟有属官尚值就到荆州谋职如何?”

????刘尚道:“多谢长康。我还是在家暂歇数月。不信那褚俭能升任吴郡太守。”

????顾恺之道:“褚俭是次等士族。才学望俱无里轮得到他任吴郡太守。也就让他暂代数月任太守一到。就要让位地。”

????陈操之道:“尚值在家暂歇也好。陆使君虽然辞官。但朝廷不会就此他赋闲地。定会征召其入仕。尚值作为陆使君地门生故吏会更受其重用。”

????刘尚值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地象陆使君这样不以门第官职骄人地上司太难得了。”

????顾恺之赶紧道:“家父亦无门户之见。最喜后生才俊明年便要去荆州谋职。尚值何不一道去?”

????刘尚值笑道:“我的才识远不如仙民只有在书法一项投陆使君所好而已,去不得荆州倒是子重可以去,陆使君已不在吴郡任上,子重的文学掾也当不成了。”

????顾恺之喜道:“是啊,子重年与仙民一道随我去荆州,荆州是桓大司马治下,最重人才。”

????陈操之微笑摇头:“我母亲身体欠佳,我得侍奉她老人家。”又问徐邈:“仙民上月京口定品如何?”

????徐邈淡然道:“沗为第七品。”

????顾恺之道:“仙民子重都是上品之才,屈居下品真是让我不平。”

????陈操之微笑道:“不说那些,我等五人今日相聚,乃是人生大快事,长康是否要作长夜吟?”

????顾恺之放绣箸,果腹之后便思睡,说道:“难得子重如此欣赏我吟诗,我今日有些困倦,明日定遂你愿。”

????徐邈丁春秋刘尚值三人都是满脸笑意,丁春秋道:“长康昨夜在我丁氏别墅吟了大半夜——”

????刘尚值领着顾恺之徐邈来访陈操之,昨日傍晚到达钱唐,便先到丁氏别墅见丁春秋,丁春秋大喜,把顾恺之徐邈向其父丁异引见,丁异当年想结交顾悦之成,现在儿子与顾悦之之子成了朋友,又知徐邈是当世大儒徐藻之子,丁异很为儿子欣慰,盛情款待刘顾徐三人,只是没想到这三人今日一早就要离开丁氏别墅来访陈操之,便让丁春秋也陪同来陈家坞,叮嘱丁春秋要多与顾恺之结交——

????顾恺之听了丁春秋之言大摇其头道:“你三人俱非我知音,说是听我吟诗,到了后半夜一个个东倒西歪,我吟诗吟得口干舌燥,听不到喝彩声,只闻鼾声此起彼伏,尚值的鼾声尤其响亮,简直盖过了我的吟诗咏叹,实在是岂有此理!”

????刘尚值苦苦忍笑道:“这须怪不得我等,连日赶路实在辛苦嘛。”

????顾恺之道:“你等都不如子重,子重最欣赏我妙吟,记得那夜,我每吟七八句,就能听到一声

????’的激赏,得到子重夸奖的这句诗往往就是我得意诗句我起先并不觉得有多妙,经子重叹赏,我细思之,果然很妙,这好诗呀也要知音赏——”

????陈操之赶紧道:“长康昨夜吟诗辛苦,现在就去歇息一下吧。”

????顾恺之道:“你我挚友喜相逢,哪有吃了就睡的道理,子重,自去年桃林小筑别后,你画了哪些画,且让我欣赏一番。”

????陈操之踌躇道:“有《碧溪桃花图》《虎丘芍药图》《山居雪景图》——”

????顾恺之兴致勃勃道:“快让我一览,我最想看的是那幅桃花图。”

????陈操之双手一,道:“都不在我这里,送给陆使君阅览就一直未取回。”

????顾恺之连叫可惜,尚值道:“里九曜山明圣湖,风景秀丽,就如润儿小娘子所说,长康和子重比试一番,画同一景,一较高下。”

????陈操之笑道:“学画不足两年,如何比得了长康,这次机会绝好,可以向长康请教了。”

????顾恺之刘尚值徐邈丁都到三楼陈操之书房,徐邈案上的那卷《圣湖谈玄集》,翻看了一页,即大喜,独自到里间西窗下细细阅读。

????顾之则看陈操之那些未完成的画稿,也是连连赞叹,说陈操之画法别具一格,小幅花草极具灵气,虽然整体构图稍逊,但这个是可以学的,而灵气是天赋,学不来的。

????顾恺让随身僮仆去牛车里把他的两幅画取来,陈操之展开看时,一幅《秦淮春雨图》一幅是《新亭对泣图》,两幅画都是工笔重彩,秉承卫协技法,山水树石都用线条勾勒,而无折,山川景物极具空间美,人物安排疏密得宜,十五岁的顾恺之画技已臻大成,实在是罕见的天才。

????陈操之看画时,顾恺之在一边默作声,仔细观察操之的神色,只见陈操之观赏久之,叹道:“罢了罢了,顾长康在此,我哪还敢动画笔!”

????顾恺之喜形于色,却又道:“子重莫要太谦,卫师曾言,当今之世,只有陈操之的画才可与我匹敌,子重只是学画学得晚而已,再过两年,应不在我之下。”

????宗之和润儿也在观赏这两幅画,都觉得这个顾世叔果然比丑叔得好,润儿指着《新亭对泣图》问顾恺之:“顾世叔,这画上山水甚美,这些人却为何对此美景哭泣?”

????顾恺之很惊异一个七岁女童能这么问,指着画卷答道:“这画的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此地名新亭,在建康城南,那时每当和日丽之日,渡江的北地士族便相约来此饮酒观景,居中这人名周凯,时任尚书左仆射,他说道‘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是慨叹中原神州沦入胡人之手,当时在座的名士都相对流泪,唯有丞相王导愀色变色道‘当共戮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

????润儿点头道:“哭是没有用的,要克复神州,就得做实实在在的事。”

????顾恺之刘尚值大为惊叹,都说:“子重,此汝家蔡琰也!”

????润儿应声道:“我不做才高命薄的蔡文姬。”润儿虽未读过《后汉书》,却听陈操之讲过蔡文姬的故事,润儿记忆力之强,真是过目过耳不忘。

????顾恺之眉毛与眼睛离得愈远了,问:“那润儿小娘子做谁?”

????润儿瞧了丑叔一眼,丑叔正微笑着着她,便有些害羞道:“谁也不做,我只是陈润儿。”

????顾恺之赞道:“好,独一无二的陈润儿,我现在便要为你作一幅画。

????”

????顾恺之是急性子,现在想必是有了灵感,急命书僮去把他在牛车里的画具全搬上来,陈操之把刘尚值请到一边,问陆纳陆葳蕤近况?

????刘尚值道:“陆使君固然是哀毁骨立,陆小娘子也是清瘦了好些,那日我觑空把你派了来德冉盛来送信的事告知陆小娘子,陆小娘子垂泪道‘寄语陈郎君,我心匪石,不可转也,请陈郎君照顾好母亲便是’—”

????陈操之立在楼廊上久久不语,眼望晴空,心里默诵: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刘尚值现在已知陈操之心事,知道艰难,只为好友愁,也无从劝慰。

????—————

????寒士明天封推,请书友们投些推荐票,让数据好看一些,这样能吸引更多的新读,手里有月票的也请投给寒士,小道明天努力二更,谢谢书友们。(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