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二 深情 十七、先天之疾-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十七、先天之疾

卷二 深情 十七、先天之疾2017-11-15 15:4:32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二 深情 十七先天之疾

????月十九日傍晚。★(╰→),★|操之一行四人终于在余|县赶上大师与谢玄。谢氏仆役将一家小客栈包下。洒扫后请度公和遏郎君入住。陈操之赶到时。谢玄刚陪支度用过斋|。

????此时的谢玄。也不敷粉了。但身上的一品沉香味依旧。长身玉立。瘦削挺拔。两眉斜挑。英气逼人。见到陈操之。喜道:“子重兄赶到了。”便引陈操之去见支度大师。|者灵佑已叩见度公。将去陈家坞请到陈操之去东山谢氏别墅之事一一说了。

????陈操之拜见支度师。感谢大师远道来为母亲治病。

????两盏油灯光影晕黄。苍老的高僧支度盘腿趺坐在灯影里。目光慈和。注视着陈操之。道:“陈檀尚未用饭吧。请先去用饭。然后老再与陈檀越叙话”

????陈操之便去用了斋饭。匆匆沐浴后散发披来见度。支度依旧在灯影里坐定。似乎一动不曾动。

????陈操之在谢玄边坐下。老僧支度开口道:“陈檀越。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十二因缘。众生枷锁。何由的脱?”

????陈操之道:“母,劳。忧心难释。”

????支度微微一笑:“|檀是性人。却不知如何的悟“真如”?”

????陈操之道:“世人终日口念般若。不自性般若。如说食不饱。但说空。万劫不的见性。终无有益。”

????度头颅微耸。合什念佛。连善哉!善哉!”乃问:“何谓自性般若?”

????陈操之道:“只在目前。”

????支度问:“既在目前。何以不?”

????陈道:“大师我故。所以不见。”

????支度陷入沉思。这是后世禅宗大师的语录问答。对于从未接触过《坛经》“真如”理论和《金刚经》“我执我相无我执无我相”理论的老僧支度来说仿佛醍醐灌顶。雪白长眉抖抖瑟瑟。说道:“无无我。能见道否?”

????陈操之道:“无汝无我。阿谁见道?”

????老僧支度有些糊了。既要“我”才能见自性般若可陈操之又说若是连“我”都没有了还以什么来见自性般若呢'看来这个“无我”并非真的“无我”。而是要放下我所执着的东西——

????老僧支度笑道:“看来陈檀越也是放不下的。”陈操之道:“是。有劳大师了。”

????支度道:“陈檀越对老衲启发多矣。甚好。陈檀越回房休息去吧明日一早赶路。”

????陈操之与谢玄退出度的客房。见月色甚好。谢玄道:“子重兄。你我且到后院漫如何?”

????陈操之便随谢玄到客栈后院。后院有几株钱树。一串金黄色的钱垂挂着。有微带苦涩的清香。

????谢玄先问了陈母李,的病情。宽慰了陈操之几句。然后问:“子重兄在东山别墅见到了哪些人?”

????陈操之道:“匆匆拜见了安石公。,在曹娥亭见到了英台兄。”

????谢玄霍然转头盯陈操之。徐徐问:“你还是英台兄相称呼吗?”

????陈操之道:“是。是觉的称呼台兄更合适。令姊也这么认为。”

????谢玄笑了起来。问:“子重兄何时识破家姊身份的?家姊说到过陈家坞这事只有我知道。三父那里是不敢让知道的”陈操之道:“是到东山别墅才知道的。别墅典计说度公由遏郎君陪同前往钱唐了。我虽寡闻。岂有不知遏郎君是谁。这才恍然大悟。”

????谢玄笑道:“原来被那典计道破的哈哈。家姊妆扮男子。言行毕肖。在吴郡三月。无人知其是女子。若不是这次令堂之病。子重兄恐怕也不会知道她是女子吧。”

????陈操之不语。

????谢玄问:“子重兄东山见到王凝之王徽之兄弟否?”

????陈操之道:“匆匆来去未由见。”

????谢玄目视陈操之说道:“王氏弟此番是来向我阿姊求婚的。两兄弟任由我阿姊挑选——”

????陈操之淡淡道:“王氏兄弟皆负名二选一也很难挑选啊。”

????谢玄道:“王氏兄弟到陈家坞听了子重兄的竖笛曲后。甚是赏叹。说桓野王赠笛之人果然名下无虚。我三叔父也盼闻——”

????说到这里。谢玄站定身子。向陈操之一揖道:“陈郡谢玄。字幼度。见过子重兄。从此真正订交。”

????陈操之还礼。序齿二人同年同月生。谢玄比陈操之小了十一日。执手相望。会心一笑。

????陈操之望着这位日后北府兵的创建者之战的统帅。此时脸庞犹有气。不曾敷粉。英气展露。这是必须结交的人物啊。

????话依旧傲气十足:“我与家姊一般。只重人才不看|过寒门也的确少有出类拔的人才。子重兄是罕见的。我敬子重兄。不敬寒门。”

????陈操之道:“寒门并非没有人才。而是缺少展现其才华的场所。”

????谢玄道:“子重兄不就脱颖而出了吗。真要有才。不论士族还是寒门。总会为世人所知的。”

????陈操之心道:“寒门子弟要出人头的。可比士族子弟难上百倍。”

????谢玄兴致勃勃道:“未想子重兄对佛学亦有研究。甚佩!若子重兄有兴致的话。我想与子重兄谈玄。以前有家姊在前。我插不上嘴。唉。有个强悍的阿有时也很郁闷的。”

????陈操之笑了起。不忍谢玄兴。便在月下就周易》“圣人以神设教。而天下服矣”展开辩难。没有阿姊谢道在场。谢玄才有机会充分展示自己的辩。果然学识丰赡心思机敏。与谢道相比。稍逊锐利而已。

????二人直谈到到天各归客房歇息。

????次日一早。三辆牛车离余县钱唐驶去。于午时到达陈家坞。陈操之五月十六日动身去会稽东山。今日是五月二。前后正好五日。虽然赶路辛苦。但顺利请来了支度大师。心下宽慰。亦不觉的劳累。

????陈母李氏见到名传的度公来陈家坞。-高兴。她还不知道儿子请度公来给她治的。

????度大师看了|母李氏的面色和唇色。问女檀越是不是常有心悸失眠?”

????陈操之在一边道:“母亲。度公精通法。医术亦是圣手。母亲这失眠心悸之疾可请度公慈悲诊治。”

????老'支度为陈母氏切脉久之。道:“无妨。无妨。女檀越多休息劳累即可。

????”然后来到陈操之|房。谢玄正在书房饶有兴趣的看宗之和润儿写字。

????支度便未进书房。对陈操之道:“觅个清静处。老衲要与陈檀越细谈。”

????陈操之一听。一颗'立时提了起来。引着支度来到亡兄陈庆之的书房坐定。小婵上茶后立一边。陈操之让小婵先出去。神色凝重的看着老僧支度。企盼他说出吉言。

????支度问:“陈檀。令堂之疾似乎由来已久了吧?”

????陈操之道:“是去年才的病。时晕眩的无法安坐。葛川先生开了一个方子。服用后起先有效。今年以来却失效了。”

????支度看了葛洪开那个“生的的方子。点头道:“葛稚川是知道令堂病症的。他未叮嘱过你什么吗?”

????陈操之心悬了起来。说道:“葛师叮嘱我今年五月后莫要外出。”

????支度叹息一声。道:“是了。稚川医术在我之上。他束手无策的疾病老亦无能力。”

????陈操之顿时喉咙发干。声音发涩:“请度公明示。”

????支度说道:“令堂之疾是与生俱来的。本来这种心疾之人是不能生育孩子的。分时极心跳过速而亡。但令堂却坚持过来了。实乃奇——”

????盛夏五月。陈操之手足冰凉。度公所言他完全明白。母亲这是先天性心脏病啊。先天性心脏病是不能生育孩子的。倒不是说疾病会遗传。而是如度公所说分时极易心跳过速而死亡。但母亲却平安生下了两个儿子——

????陈操之记起来了。英姑有一回说起。母亲生他之时昏死了过去。后来杜道首的符水才转过来。

????陈操之哽咽道:“度公。有|么法子可想的?”

????老僧支度道:“陈檀越切莫悲伤。堂有先天疾却能活过知天命之年。又何尝不能续求活?老衲开一个方子。让令堂每日煎服。小心调养。或可延年益寿。”

????陈操之连连点头:“度公所言极是。我母亲一定能长寿的。”又问:“那稚川先生的生的黄丸还要不要服?”

????支度道:“既已无效。就不要-服用了。”

????陈操之又道:“在请度公之前。我派了人去吴郡请名医杨泉。不日将到。请度公莫要见罪。”

????支度丝毫不以为。说道:“杨泉来为令堂诊治一下也好。杨泉是专门行医的。所见更广。或另奇方也未可知不过在杨泉开方之前。你把老衲这个子取出让他一并斟酌。”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