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八十四、春夜细雨尺八箫-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八十四、春夜细雨尺八箫

卷一 玄心 八十四、春夜细雨尺八箫2017-11-15 15:3:51Ctrl+D 收藏本站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COM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八十四春夜细雨尺八箫

????|操之坐到画案前。★(╰→),★祝英台与祝英亭兄弟二人一左一于画案两端。一品沉香袭人。陈操之提起笔又放下。摇头笑道:“贤昆仲这样盯着。我真是无从落。”

????祝英台微道:“-马迎面大风摧树。犹自神变。此之谓名士风度。我兄弟只是上看你作画。你就心神不宁无从下笔。这等修心养性功夫还欠磨砺吧。

????”

????陈操之笑问:“设某日你行于路上。不慎被那驾车的鲁西牛一头撞到溪里去。你从溪里挣扎爬起。泥水淋漓。那时还有名士风度吗?”

????祝英台细长清亮的眼睛凝视着陈操之。徐徐问:“子重兄要驱牛撞我?”

????陈操之微笑道:“岂敢。假设尔。”

????祝英台道:“若以'设论事。则俗不可耐矣。尝闻会稽谢氏安石公与孙绰孙兴公等泛海。风起浪涌。诸人并惧。唯安石公吟啸自若。舟子见安石公未令归舟。不敢返航。船去不止。风浪转急。安石公乃徐徐“如此将何归邪?舟子承言即。众人皆服安石公雅量——若依子重兄假设。风摧舟沉。命既不存。又何谈雅量!子重兄平素都是这样论事的吗?”

????这个祝英台锋太犀利。要辩起来又没完没了。陈操之淡淡道:“流传开来的是雅量。未流传开来的是遇难。如此而。”

????祝英台眉毛一挑。还再辩。陈之道:“要辩清谈。改日”提起笔来。祝英台便不再作声。

????祝英亭不想看陈操之'画。气恼的起身出了草堂。见陈操之的两个仆人一个坐在檐下做木匠活。另一个举着根六尺齐眉棍在不远处“霍的舞弄。舞的性起突然一棒打在溪边一株桃树干上。“嚓”的一声齐眉棍断折。还好|株桃树年深日久。枝干粗壮。没被拦腰打断。但那一树盛开的桃。一时间全落尽了。一半落在岸上一半零落到溪中顺水漂去——

????舞棒的少年吐了吐头。将折了齐眉棍也丢进溪里。走回来了。

????祝英亭心道:“这少年好大的力气。”檐下站一会。又进去看陈操之作画。

????陈这时已经静下心。旁若无人。专心作画。他先画那片桃林。用的是这个时代没有的小写意点染法落笔成形。不能更改。通过墨彩的干湿浓变化笔法的刚柔轻重挫。表现桃花的形态和质感。这种点染法对作画者的画技修养要求很高不是胸有成竹者难以落笔。要求意在笔先。气势连贯。前世陈操之学吴冠中那种蕴含中国古典审美的西洋景画时运用这种点染法。这几日早起登山观览桃林全景。闭上眼睛。就是粉红一片所以现在画来真谓是落笔如飞如有神助——

????祝英台瞧的有点发呆这种画法他真是闻所未闻。用这种画法来画远景的桃花林似乎颇为适合只半个多时辰。一片缘溪生长的桃林艳色灼灼出现在画卷上。用色大胆奔放。似有桃色的雾从画卷上升起。

????陈操之将笔搁在他来德削制的小笔架上。搓了手。侧头看了祝英台一眼。说道:“今日就画到这里了。有贤昆仲在边上盯着。我是一丝不敢懈怠。感觉好苦。”

????祝氏兄弟都不说话。盯着这幅尚未画成只有桃花灼灼的《碧溪桃花图》。半晌。祝英台道:“我见过卫协顾*之的画。似乎没有这种技法啊。”

????陈操之含笑不语。

????祝英台道:“子重兄画的这片桃林。果然有我之处。今天真是开了眼界。原来世间还有这等画法!”

????陈操之道:“尝试而已。”

????桃林小筑外喧闹起来。刘尚值春秋从城里回来了。

????祝氏兄弟起身告辞。英台道:“今夜想与子重兄手谈一局。可肯赏光?”

????陈操之道:“怕独自行夜路。”

????祝英台笑道:“子重兄是这样无雅量的人吗?”走到刘尚值丁春秋二人身前。郑重邀请二人去弈棋。然后才与弟弟祝英台一道离去。

????陈操之见那幅《松下对弈图》还留在案上。命冉盛追上送还。

????冉盛很快回来了。画卷依旧在手。说道:“那位祝郎君说这画本就是画了送给小郎君的。不用还。”

????方才祝英台彬彬有礼的邀刘尚值和丁春秋夜间去弈棋。弄的刘尚值和丁春秋二人面面相觑。到现在才回神来。丁春秋奇道:“这个祝英台如何转性变的有礼了?”

????刘尚值道:“定是子重把他给折服了。傲气全无了。”

????陈操之笑道:“哪折服的了他。你们来看这祝台的画。远在我之*。”

????刘尚值丁春秋看了《松下对弈图》。赞叹不已。这个祝英台真是让人又妒忌又佩服啊。

????丁道:“玄谈。|法绘画。这个祝英台都称的上是上品。现在只有

????围棋占了祝氏兄弟的上风。祝英台今夜邀我三人再自然是想赢回来。然后尽情嘲笑我等。依我之见。子重此后再不与他二人对-。如此。祝氏兄弟赢不回来。必耿耿于怀遗憾终。哈哈。”

????刘尚值大笑:“那祝英台心高气傲。不让回去。他真是寝食不安的。不过最好是子重击败他一回。然后不与他下。死祝氏兄弟。”

????陈操之笑道:“若败给祝英台。祝英台再不与我复仇的机会。那我岂不也要急死。”

????丁春秋道:“所以说今夜就不去。等下派人去通知祝氏兄弟一声便不算失礼。”

????陈操之道:“这样岂不是显的我畏惧他?一起去吧。祝氏兄弟与陆禽铸大不一样。还是可以交往的。”

????正说话时。春雷震。乌云四合。仿佛暮色提前来临。天色昏。电闪雷鸣。大雨随即泼洒而下。

????陈操之刘尚'丁春秋三人立在茅檐下看雨刘尚值道:“晴了这么多日了。也该下雨了我们这次来吴郡一路都未下雨。实在是顺利。”

????丁春秋道:“这雨一下是停不了啦。夜里不去下棋了吧。”

????晚饭后。陈操之练习了|半个时辰书法。左右手都练。刘尚值丁春秋|操之影响。每日夜间也会练习书法。

????看看戌时初刻了|操之起身:“一起赴约吧。”

????丁春秋道:“这雨还要去让来或者小盛通报一声便了。”

????陈操之听着淅沥的声。道:“我有过这样的体会。有约不来。心下|怏。

????”

????刘尚值起身道:“子重。我陪你。”

????|之带着冉盛尚值带着阿林。四个人戴上雨笠。阿林挑了一灯笼正要出门。就见春雨迷蒙的桃小道上两红灯笼冉冉而来。晕红的灯笼光被雨淋湿了。不能照远。好似用点染法画上去的两朵带雨桃花——

????陈操之扬声道:“是英台兄吗?”

????祝英台应道:“是。子重兄才要出门吗等等你来。我就送上门来了。”祝英台说话的声音在这春寒料峭的雨夜听起来有一种横笛的韵味。

????祝氏兄弟带着两仆两婢来到草堂檐下。脱去木。将湿袜除去。换上洁净的布袜。走上席。那木棋枰玉石棋子也一并带来了。

????祝英台道:“子重兄此番由我向你请教一局。”

????陈操之道:“我想问一下英台兄棋艺算第几品?”

????八年前散骑常侍汪着《棋品》。既述棋理又罗列天下精于-道的名手。分别定品。受九品官人法影响。南朝人最爱分等级。对于琴棋书画这些艺术门类都要品评。《棋品》《画品》《诗品》《乐品》——范倒是老实不客气的把他自己列为棋品第一。

????祝英台道:“我未与范常侍对弈过。族中一位长辈却是常与范常侍对-。范常侍略占上风。台自忖棋力不弱。应该有四品通幽以上的棋力吧。”

????陈操之心道:“若按后世段位制。这四品通幽就相当于六段了。算高段了。很强大的。不过东晋的六段不见的就下的过我这个业余强三段吧。”问道:“要摆座子?”

????祝英台道:“子重兄精于让子棋的角部变化。想是不愿摆座子的。那就不依座子规矩吧。前汉围棋也是没有座子的。我们且复古一回。”

????猜先。陈操之执黑后行。双方各占四个角。祝英台的白棋来挂黑左上小目时。陈操之走出了一个复杂的“村正妖刀”的变化。祝英台应对有误。损失了两颗棋筋。时盘上才仅仅下了四十一手。

????祝英台凝视棋局。久久不落子桃林小筑外的风雨声紧一阵慢一阵。

????良久。祝英台将手里棋子搁在棋盘一角。轻叹一声:“这局我输了。”

????陈操之道:“棋盘尚大。何以早早认输?”

????祝英台道:“开局就受此重挫。这棋再下下去也无趣。我不喜劣势下逆境行棋。那样是胡搅蛮缠。”

????陈操之心道:“输了棋还不忘讥讽我一句。你是士族子弟。没尝过寒门的艰辛吧。”说道:“-道之旨在于争。不争如获胜?”

????祝英台道:“不争亦可赢棋。可惜我不到那境界。今日兴尽。改日再-。”起身告辞。在檐下穿上木。戴上精致竹笠。回首道:“敢请子重兄以竖笛一曲相。”

????陈操之便取柯亭笛来。立于檐下吹之。望着两盏灯笼在春夜雨中渐行渐远。直至不见。

????箫声消逝。雨声淅。

????————————————

????新书月真是激烈。恳请书友们继续支持小道。莫让寒士掉下去。

????-\WWW*69ZW*COM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