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六十一、探病-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六十一、探病

卷一 玄心 六十一、探病2017-11-15 15:3:15Ctrl+D 收藏本站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惜园雅集的次日,风雨大作,陈操之未去真庆道院,以前与陆葳蕤说好的,若遇风雨便不相见。

????雅集后的第二日是休学日,陈操之在徐氏学堂用过午餐后去陆府,拜见太守陆纳,送还两件字贴以及他对这两件字贴的摹本,这是陆纳要求的,陈操之借贴可以,但归还时必须要交上摹本,所以这一个多月来,陆纳的书房里多了好几卷陈操之的临摹手迹,陆葳蕤侍弄花木之余,常来这里展看陈操之的摹本,纤指轻轻摩挲卷贴,微笑出神。

????陆纳收藏的历代名家碑贴真迹甚多,让陈操之再选两件回去临摹,陈操之这次只选了一件,就是张芝的《笔心论》一卷,与卫恒的《四体书势》一样,《笔心论》是张芝论书法的文章,后世已失传,但现在,陆纳并不把它当作至宝。

????张芝是一个承前启后的大书家,练习书法极其刻苦,家里的衣帛他都拿来写上字,然后再去洗染,他临池学书,池水尽墨,张芝有感于隶书的迟缓波磔和犹自带有隶意的章草的不够挥洒自如,自创了“一笔书”,又称“今草”,名噪天下,从学者如云,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亦受其影响,尤其是王献之,最爱张芝的书法,王献之的《鸭头丸贴》就是继承张芝《八月贴》风格的,可以说王献之受张芝的影响比受其父王羲之的影响更大。

????这卷《笔心论》便是张芝用“一笔书”书写的,又是书法论,陈操之早就想借去精研临摹了,这时请求道:“使君,操之下月初便要回乡,明年二月再来,恳请使君允许操之将此卷《笔心论》带回钱唐,明年来时再归还。”

????陆纳道:“操之有眼力,张芝《笔心论》不是十天半月就临摹得了的,我可以让你带回去,好好珍惜,明年来时我要考校你的今草。”

????陈操之谢过,又陪陆纳说了一会话,心里暗暗奇怪,往日这个时候,陆葳蕤就会出现在书房里了,怎么今日不见踪影?便道:“好教使君得知,那顾恺之听说葳蕤小娘子的雅集奖品是张衡的《八方神兽图》,羡慕至极,欲求借览,不知使君意下如何?”

????陆纳笑道:“顾家的痴郎君是不是埋怨二品奖品胜过一品的?哈哈,我也的确不想让《神兽图》流出本府,他要借阅可以,我这就派人去百花阁取来——”说到这里,陆纳长眉微皱,道:“对了,葳蕤昨日感了风寒,正在延医煎药呢。”

????陈操之心里“突”的一跳,面上神色不动,从容道:“在下想去探望一下葳蕤小娘子,稚川先生传我八卷《肘后备急方》,大病治不了,小病或许可用。”

????陆葳蕤应该病得不重,陆纳展颜笑道:“我都忘了你是葛稚川的弟子了,好,你随我去看望葳蕤。”又道:“操之,你的老师着实不少,葛洪徐邈卫协,都是大有来头名重一时的——”

????陈操之道:“陆使君也是我的书法恩师啊,操之在吴郡两个月,受使君之惠实多。”

????陆纳揽须微笑,来了两个小僮出书房往惜园百花阁行去,一边与陈操之说些葛洪与陆府的旧事,早年葛洪与陆纳之父陆玩有来往,对于陆玩的两个儿子——陆始和陆纳,葛洪比较赏识陆纳,而对陆始,葛洪则不假以辞色,三年前陆始去宝石山初阳台道院访葛洪,葛洪硬是门户紧闭,让陆始大失颜面而回,怒气冲冲,却又无可奈何——

????又说起张墨张安道,张墨昨日就已离开吴郡回会稽,临行时请陆纳转告陈操之,让陈操之日后有暇就去会稽与他一晤,最好是带上几幅画作。

????说话间,到了惜园百花阁暖房外,陈操之闻得寒香浮动中杂有药味的苦涩。

????陆葳蕤半靠半卧在锦幄大床上,一头青丝没有梳成发髻式样,只用一条天蓝色缎带松松地扎着,垂在背后,听说爹爹和陈操之来了,赶紧让侍女为她梳妆——

????侍女簪花道:“娘子,家主都已经到阁子了,梳髻也来不及啊,而且家主先前来时,娘子也未梳妆啊。”

????小婢短锄道:“因为有陈郎君来了嘛,不梳妆显得不礼貌对不对?不过娘子不梳妆也很好看,脸蛋红扑扑的——”

????簪花嗔道:“短锄你晓得什么,娘子脸红是因为风寒发热,你以为是搽了胭脂好看哪,娘子从来不搽胭脂。”

????这时陆纳与陈操之已经到了外室,陆葳蕤只好匆匆净了一把脸,然后让侍女将帐幔两边收起,看着爹爹和陈操之走近前,含羞道:“爹爹陈郎君——”

????陆纳问:“蕤儿,先前的小柴胡汤喝了没有?”

????陆葳蕤点头道:“喝过了,感觉好些了。”眼睛不敢看陈操之,为自己现在这衣饰不整靠卧榻上的模样难为情。

????陈操之也是第一次看到陆葳蕤这娇慵的样子,脸颊潮红低眉垂睫,一头浓密的青丝散在雪白的枕巾上,药香杂着闺中的脂粉香,别有一种奇异的魅惑。

????陆纳道:“操之是稚川先生弟子,也懂医道,让他再给你诊治一下。”

????陆葳蕤“哦”了一声,抬眼望着陈操之,说了一声:“谢谢陈郎君。”却把右手摊在榻边,袖口稍微往上撩起一些,皓腕裎露——

????陈操之一愣,随即醒悟这是要切脉,他不会切脉啊,不过此时不容退缩,便在榻边的绣墩坐了,与榻上的陆葳蕤斜斜相对,右手食指中指轻轻搭在陆葳蕤左腕上,别的不会,辨脉搏缓急还是可以的。

????陆葳蕤垂下长长的眼睫,只看着陈操之搭在她腕上的两根手指,那两根手指仿佛有千钧重一般,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心越跳越快,脸越来越红——

????指尖感着女郎腕部的柔腻和温暖,又觉察得出陆葳蕤的脉搏越来越急促,陈操之这个医者的心也跳得很快,当即收了手,说道:“还好,脉搏清晰有力。”又问:“前日还是好好的,葳蕤小娘子怎么就感了风寒了?”

????小婢短锄道:“娘子昨日又去真庆道院看山茶,被雨淋湿了裙子,回来就发热了。”

????陆葳蕤本想制止短锄说出来,可短锄嘴快,声音清脆得象热锅炒豆,噼哩啪啦就倒出来了。

????陈操之心中一动,原来陆葳蕤昨日还是去了真庆道院啊,雨那么大,又是这寒冬腊月!

????女儿爱花成痴,陆纳是清楚的,不说那山茶就在郡城的西门外,八百里外的上虞琼花她都要一年两趟去探访,叹道:“痴儿,为了赏花弄病了身子!你既如此喜爱真庆道院的山茶,那来春我让人把那些山茶全给你移栽到惜园来,黎道人不从也得从。”

????陆葳蕤赶紧道:“爹爹,这如何使得,花艺之道是风雅事,怎可以势压人,这样硬夺来的山茶只怕要枯死。”

????陆纳笑了起来,说道:“那你答应爹爹,不可因痴花而不顾自己的身体,听到没有?”

????陆葳蕤应了一声,飞快地瞥了陈操之一眼,正与陈操之目光相接——

????陈操之幽黑深邃的眸子望着她道:“葳蕤小娘子要保重身体,你这样病着,象陆使君这样疼爱你的人岂不心急!”

????小道今天有点感冒头痛,若凌晨半点没更上来,请书友不必等待,我会在明日上午九点前更新。

????另,再求推荐票支持,周推榜真难立足啊。

????六^九^中^文地址:\WWW。69ZW。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