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卷一 玄心 五十三、逆流破冰-上品寒士 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体育yabo88.con,亚博88线上投注

上品寒士

卷一 玄心 五十三、逆流破冰

卷一 玄心 五十三、逆流破冰2017-11-15 15:3:6Ctrl+D 收藏本站

????(看书要上\六^九^中^文\,百度输入\六^九^中^文\就能找到,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

????十月十九,小雪节气,《淮南鸿烈》有云:“虹藏不见,天气上腾,闭塞而成冬。”在黄河流域的司兖豫冀诸州,这时已开始下雪了,但在江东,还不到下雪的时候,天气晴好时还如春天一般,然而只要天气一阴,就让人感到寒冬的肃杀了。

????吴郡小雪这日的天气便是阴阴的,陈操之主仆三人绕湖跑了一圈之后,再与徐邈一道登狮子山,徐邈绕湖跑步没坚持下来,他跟不上陈操之三人,担心跑得大汗淋漓易感风寒,还是登山好,登高望远可以养浩然之气。

????站在山顶上,冉盛指着山下草堂前一个小小的身影问徐邈:“徐郎君,看到那个人没有?这人怎么回事,老是背后盯着我家小郎君,刚才我们上山时他也在后面瞄啊瞄,鬼鬼祟祟的,前两天还问我陈郎君去了哪里?就是去山萝村那次。”

????徐邈读书不注意护眼,已经相当近视了,哪里看得清那么远的人,问:“是哪个?”

????陈操之道:“是那个名叫叶柱的仆役。”

????徐邈道:“叶柱是本地人,不是我父从京口带来的,这人平时还算勤快啊,他打探子重的事想干什么?”

????冉盛很有决断,说道:“肯定是褚氏安排的人嘛,总之不怀好意。”

????陈操之想起自己的隐忧,眉头微皱。

????冉盛问来德:“来德哥,这个叶柱向你打听过小郎君的事没有?”

????来德说没有,冉盛就怒了:“这狗才,不问来德哥,专问我,欺我年幼无知是吧,以为我个大人傻是吧,等下我去打断他的腿!”

????徐邈道:“他罪状未彰,打就不必了,待我禀明父亲,辞了他便是。”

????陈操之道:“不用辞,先留着,来德小盛,你们两个也都当作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冉盛愣了愣,忽然明白了,高兴地答应,觉得很有趣。

????来德不大明白,不过他愚忠,操之小郎君说的总不会错。

????下山时徐邈悄悄问陈操之:“子重,陆使君赏识你,那褚俭还敢怎么样?”

????对徐邈没什么不可说的,陈操之道:“陆氏葳蕤娘子因我救活了她的菊花玉版,便约我常去她的惜园,前日我还与她去真庆道院看了茶花,褚俭父子应该是知道这事了,想在这上面打击我吧。”

????徐邈虽是只顾读书不知情事的少年人,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也想得到,觉得这事很严重,不可不慎,提醒好友道:“子重,要不你还是少与陆氏女郎来往为好,莫让褚俭抓到把柄,你虽然品行高洁,奈何小人流言蜚语可畏,曾母投杼三人成虎,现今又值定品之前的非常时期,子重千万小心。”

????陈操之正待点头称是,陆葳蕤那纯真无邪的眼眸蓦然印上心头,霎时间有一种孤傲放旷蔑视的情绪充塞于胸臆,心道:“姓褚的欺人太甚,我与陆葳蕤因爱花而交往,清淡纯洁,莫说我二人现在并无情愫,即便生了爱慕,也是我与陆府之间的事,他现在就想借这事造谣中伤,我若退避,定被他笑为无能,我欲振兴家族,如果连这个难关都不能破去,只怕日后行事更要缩手缩脚了。”说道:“仙民提醒得是,不过我与陆氏娘子是花艺之交,没什么把柄让人抓,我会想到好办法的。”

????午后,陈操之向徐博士告假,带了卫恒与谢安的真迹贴去太守府拜见陆纳,同时带去的还有两幅画轴。

????东晋五品以上的官员都是相当悠闲的,他们辟有属官,很多琐碎公务都由属官办理,太守陆纳每日只上午辰时至午时到署衙坐堂,其余时间都是悠游自在的,整日忙于公牍那岂是士族名士所为!

????府役来报陈操之求见时,陆纳正在惜园的“百花阁”看女儿陆葳蕤画茶花,笑道:“陈操之来了,蕤儿与我一道去见他吧。”命府役让陈操之到书房小厅暂候,他随后就到。

????陆葳蕤跟着爹爹来到前院书房小厅,见戴着漆纱冠穿着轻薄棉袍外罩月白单襦的陈操之从苇席上立起身,长揖到地,朗声道:“拜见使君——葳蕤小娘子,在下有礼了。”又是一揖。

????陆葳蕤还礼道:“陈郎君安好。”

????陆纳笑呵呵道:“操之,方才葳蕤都说起你,听说你还会作画,还是卫协的弟子?——坐着说话。”

????陈操之重新跪坐在苇席的龙须草垫子上,看着陆纳坐好,陆葳蕤坐在陆纳下首,眼睛亮晶晶望着他,蕴着笑意,陈操之道:“好教使君得知,小子未遇卫师前,只是喜爱涂抹几笔,遇卫师后才真正开始学画,今日来见使君,除归还字贴外,不揣浅陋,还有一幅涂雅画作聊博使君一笑。”说着将两卷字贴奉上。

????陆纳让书房侍候的小僮接了,收好,说道:“等下再考校你临摹此二贴的进境,先让我看看你的画,有没有我家葳蕤画得好?”

????陆葳蕤道:“爹爹,我可是向张墨先生学了三年的花鸟画了,陈郎君才学半个月。”

????陆纳笑道:“先别自矜,陈操之既敢拿画来见我,定然不会差的。”接过小僮递上的画卷,缓缓展开。

????陆葳蕤移膝探头去看,见是一幅茶花图,一枝斜出,大花二小蕾三,叶绿花白,宛然真庆道院那株名贵的瑞雪茶花,设色或有粗疏不到之处,但描摹细致,淡黄色的花蕊绒绒欲颤,当真是栩栩如生。

????陈操之道:“小子尚未学构图,只画一枝茶花试笔。”

????陆纳侧头笑吟吟问女儿:“葳蕤,这比你画的茶花如何?”

????陆葳蕤贝齿轻咬红唇,瞟了陈操之一眼,说道:“真是不服气啊,陈郎君才学半个月,就能画得这么好,爹爹,是不是因为女儿不甚用功的缘故?”

????陆纳笑道;“各有所长,各有所长,蕤儿的茶花也画得很好,命人取来让操之一观吧。”

????陆葳蕤忙道:“不要,我不献丑了。”看着陈操之膝边还有一卷画轴,便问:“陈郎君还有一幅画吗?”

????陈操之道:“这幅画是顾恺之所画,我向他讨来观摩,觉得真是绝妙,想呈给使君一览,又恐使君不悦——”

????陆纳揽须笑道:“我陆祖言是这么没雅量的人吗,家族怨隙与欣赏书画何干!取来我看,顾家痴郎君画了些什么?”

????陈操之带来的这幅便是《月夜捣衣图》,陆顾两家虽然交恶三十年,但陆纳对此画依然是极口称赞,说顾恺之已有青出于蓝之势,见画上无题诗,问何故?

????陈操之道:“顾长康将此画赠于我,要我题诗其上,我尚未及题。”

????陆纳道:“那好,就现在题,我也正好要考校你的书法。”便与陈操之来到书房。

????陆葳蕤道:“我来磨墨。”

????陈操之这回没有阻拦,看着陆葳蕤白白的手指捏着黑黑的墨条一下一下地磨着,皓腕如玉,感觉很美,待墨浓后,便右手提笔在《月夜捣衣图》的左上空白处写道:

????“风流响和韵,哀怨声凄断。新声绕夜风,娇转满空中。”

????陆纳吟诵一遍,赞道:“妙极!观此画诵此诗,仿佛能听到月夜溪边那忽远忽近的砧板杵声啊。”又道:“这谢安石的行体也摹得颇妙,操之颖悟,临摹碑贴而不会受其拘束,常有奔放的笔意逸出,此乃大书家的气质。”

????陈操之道:“使君过奖了,小子今日来,是想请使君出面举行一次吴郡冬月花木绘画雅集,一月为期,到时由使君邀名家品评,不知使君意下如何?”

????陆纳喜道:“甚好,我吴郡乃江东风流荟萃之地,正宜举行此等雅集——操之,你是想让顾恺之也参加是不是?这等事我岂会不允。”

????陈操之眼望陆葳蕤,说道:“也请葳蕤小娘子参加。”

????“我?”陆葳蕤探究地看着陈操之,见陈操之郑重点头,便也点头道:“好,我也参加。”

????————

????凌晨又要冲新书榜,新书期只有最后三天了,请书友们凌晨用猛烈的票票支持小道,感谢!

????六^九^中^文地址:\WWW。69ZW。COM\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